軼聞青年

這裡放2014年後的小說創作。
善用【歸檔】始可觀覽全部文章。
-

[微小說]吸引力

「我發現一個現象:當我滿腦子都是對方,對方就會對我冷淡;當我滿腦子都是別的事,對方就滿腦子都是我。」

「這代表平常的你比較有吸引力吧。」

「那喜歡對方的我就不可以了嗎?」

「可以啊,但要節制,平常心。」

「這就代表我不可以喜歡人啊……」

「會嗎?你對我很平常很冷淡,我還是喜歡啊。」

「是嗎,這樣啊……欸、等等!你的意思是?」


+

[丙丁]

by 梨子熊

+

[ACCA/尼吉]我們的王子戀愛了

一個月前,於鏡頭底下,我發現我們的王子戀愛了。

後來的後來,幾杯黃湯下肚,沒能留到最後,我提前走了。

離開前敲了敲桌面,示意他出租車待會兒就到,別睡過頭。王子含糊地說了謝謝,倒頭就睡。

感覺糟透了啊。王子真的戀愛了啊。

這還是生平頭一遭沒能護送爛醉如泥的他到家。

扯下墨藍長卷假髮,躺在床上,對著滿房的空洞按下一次次快門。

觀景窗卻一片黑幕,黑得嚇人。


*尼諾女裝妄想><(爆)

好病好雷的腦洞


+

[腐城]青德龍芥

這六年來,為你下了多少苦心,即使被你見招拆招,卻也越挫越勇。畢竟百密必有一疏,在等你淪陷,露出破綻,等你失敗失意。然而百思不得其解,越想著攻陷拘捕,卻顯得自己越是狼狽不堪,兩個人的差距竟如天海,但我不認輸,無法罷休,不覺得為正義而鬥再落魄又何恥之有?

極盡巧思設計每一次的會面,越是浮誇張揚,也只要你的重視,別把我當兒戲看待。

西瓜啊,西瓜。那裡不適合擺放你。

祝福你,在還沒能贏你之前,你不會腐壞。

你要知道,你再也遇不到像我這樣,每一天都全心全意想著如何擊倒你的敵友了。

我的生命還沒失去意義,是因為還沒找到你的罩門,以及想為你承認。


+

[CD]D時常過不了自動門

D時常過不了自動門,他自忖是掌握不到節奏感,或停留時間過短,高大挺拔的他才無法被感應。他養成習慣,過門前先探手揮幾下,以利門迅速反應。某一回在超商這麼做,迎面進門的女孩傻了,頓了一秒,含羞地向他回揮,D當下羞恥極了,卻又感到一絲人情溫暖,女孩後頭卻冒出一名中年男子,嚴肅朝他單手比槍,D做出被擊中的後仰踉蹌……「爸、你幹嘛啦!」


-

小D其實桃花運不錯的,但就是沒好下場(幸運E)

C是他人生唯一的好桃花

小D心靈受創,回家讓C學長呼呼


+

[甲乙]女生的手

「臭北七,你的手很像女生的手耶!」
「同學甲,怎麼說啊?」「你看、跟拎北比,幼咪咪白泡泡欸……手指也細細長長的……超娘耶!」
甲嘴巴上唸歸唸,然而身體很誠實地一手拿起手機,另一手與其十指交叉拍起閃光牽手照,不一會兒又得意洋洋上傳到臉書炫耀,乙見狀奪過手機,牽著的手瞬間施了力爆出青筋,他按下快門,笑容可掬地還給了甲:
「別忘了,你交的是男朋友喔。」
「幹…………」

+

[微小說]七夕

「欸你是不是喜歡我?」這句話掛在嘴上三年,他不為所動,似乎把這當成尋常的招呼、當成耳邊風,毫不害臊,持續對我好、為我好--儘管有些囉嗦。
放暑假和住宿時一樣,有空就打球,或一起窩在房裡什麼也不幹。有時我得寸進尺,要他幫我做東做西,他也會冷哼地瞪著我,直到我起身完事,事後卻又彆腳地露出馬腳,讓我大笑:「欸你是不是喜歡我?……明明就偷偷幫我做了!」他又不當一回事地冷笑或裝睡。
不一樣的是,他說今晚有約,雲淡風輕搔著頭,像是怕刺激我這隻單身狗。想想也是,我們什麼也不是,我丟了外套給他:「喔?滾吧滾吧,得意什麼!」「你是不是喜歡我?」「蛤……?」「今晚……約嗎?」我按兵不動三年,被反將一軍。

+

[丙丁]餐桌前的變態們

「人類真的很怪……看到有棵樹倒下了,但果實依舊生長著,便自我解讀過甚,說是人遇到再大挫折都能逆境求生……真是……」
哈哈,講得你不是人類一樣?這是抒情傳統吧……?見物思情之類。不過很浪漫不是嗎?不會一蹶不振,反倒生成更加燦爛的果實……
「就是這樣我才討厭人類……為何教育一而再再而三將人導向『正途』?知道遺傳多樣性、物種多樣性、生態系多樣性嗎?為何人一定得正向思考?總是歌頌『光明』的人格特質呢?不覺得人類過於雞婆又矯枉過正嗎?順性發展不是很好?」
哈哈哈,真難得,阿謙一大早和我談教育,真熱血啊……不過啊,照你這麼說,你應該超討厭哥哥才對啊。我身上滿是讓你憤世嫉俗的優點……唉。
「你也不是人類,所以不討厭...

+

[ACCA/尼吉]熱視線


「等那時候,只要轉變為『朋友』這個身分就可以了。」
背著暖爐的火光,夜色之中我知曉聽筒裡的話不可能成真。
被你察覺到了長此以往的視線,無論你如何溫柔、如何包容,我都無法再說什麼,更別說是留下。
我說,沒那麼容易的,這些年的監視及私自夾帶的感情。我能明白攤開的,給你的,什麼也沒有--一切都必須銷毀。
如今所有的追隨都成了過眼雲煙,像父親當年遺留的相機,我自身的存在必須抹滅。
不可置否的,我為你的美所引動。鏡頭裡留下過多的不純粹,過甚的眷戀和體溫。
倘若讓你失望了,讓你破滅,那我寧可先行放棄注視你的權利,向你一點雜質也沒有的美麗雙眸道別。
我為你的美所引動,不希望在上頭留下一絲裂痕。
這一夜對誰也不能明說,還沒離...

+

【CWT46】 
這次有ACCA新品&原創既刊,兩天都在N40。
應明信片主題會特別佈攤,兩天都會出尼諾,歡迎大家來玩>///<


  • 【原創既刊】
    *均可獨立閱讀
    *量少


  •  
    《最要好的哥兒們今天頭七 》


  • 最要好的哥兒們今天頭七。
    我在出事的電線桿下替他點了煙,又交換抽了起來。
    「怎麼不帶你的妞來看我?」
    我嚇得踉蹌跌倒在地,卻看不見半點影子。我又急又惱,對電線桿吼:「你不是走了?……你騙我!」
    「老子用這七天幫你追到馬子,講話還這麼嗆喔?」他的話令我心塞。的確,有他亡靈的陪伴,我才和女孩告白成功。然而七天了,我仍接受不了他的死訊。
    「……以前叫你...

+

[丙丁]交換身份

小學時代,哥哥一個月總有幾天,要求和他交換身份。
「因為今天很睏很累,哥哥想當謙謙就好,這樣一整天下來就不會有人找我玩。」
「什麼意思……我要跟媽媽說!」
「好啊,你打破碗公藏在花瓶的事,我也會說喔。」
「那明明是歆藏的……嗚!」
「放學我會請你吃糖糖的,乖。」
「……嗚!」
「這麼想吃糖糖啊?那哥哥的份也給你吃吧。」
「嗚……歆很壞!」
那時的他太過靦腆、太不懂得拒絕,因此只能被迫上架。所幸小學同窗人少,大多認識,不會有喚不出名的尷尬發生,而兄弟倆外貌如出一轍,只要言行舉止轉變一下就沒人可識破。課堂上他積極地舉手回答、朝會上強勢地主導一切、下課時統治球場與盪鞦韆……一日下來做了全是不合他性格的事,表面囂張跋扈...

+

[甲乙]故事要看到最後

橘子送了甲一顆大草莓抱枕,說是能陪伴甲的兔子布偶單扁扁。乙見甲欣喜地玩著草莓,反常地握手致謝橘子的「慷慨」。
可在睡前,乙說了一個床邊故事:「同學甲,單扁扁是一隻兔子,有一天,她遇見了一顆人頭大的草莓……」
「幹!人頭!?」
「由於單扁扁是肉食性的,所以她和大草莓成了朋友。」
「喔……這故事蠻Q的耶。」
「然而有天醒來,單扁扁發現草莓被路過的巨型瓢蟲吃掉了。」
「殺小!」
「於是單扁扁就把瓢蟲吃掉了。」
「殺小!?」
「單扁扁和大草莓從此『在一起』了。」
「殺小啦幹……!?」
「後來才知道,那顆草莓在瓢蟲肚裡消化成一顆頭骨,又在單扁扁的肚子中長回了肉……我就不說下去了。」
語畢,只見甲沉默不語了好一陣子,原以為甲會如...

+

© 軼聞青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