軼聞青年

這裡放2014年後的小說創作。
善用【歸檔】始可觀覽全部文章。
-

[甲乙]故事要看到最後

橘子送了甲一顆大草莓抱枕,說是能陪伴甲的兔子布偶單扁扁。乙見甲欣喜地玩著草莓,反常地握手致謝橘子的「慷慨」。
可在睡前,乙說了一個床邊故事:「同學甲,單扁扁是一隻兔子,有一天,她遇見了一顆人頭大的草莓……」
「幹!人頭!?」
「由於單扁扁是肉食性的,所以她和大草莓成了朋友。」
「喔……這故事蠻Q的耶。」
「然而有天醒來,單扁扁發現草莓被路過的巨型瓢蟲吃掉了。」
「殺小!」
「於是單扁扁就把瓢蟲吃掉了。」
「殺小!?」
「單扁扁和大草莓從此『在一起』了。」
「殺小啦幹……!?」
「後來才知道,那顆草莓在瓢蟲肚裡消化成一顆頭骨,又在單扁扁的肚子中長回了肉……我就不說下去了。」
語畢,只見甲沉默不語了好一陣子,原以為甲會如...

+

[甲乙]嘴饞

甲嘴饞,要臥在沙發上的乙出門買雞排,乙忙著虛擬種菜,哼笑「不是才吃晚飯沒多久嗎」,表示不餓。甲跪坐到沙發上箝住乙的雙腿:「吼!足想欲吃新開的那家啦!給你錢啦,拎北來去洗澡!」臨走前又悶聲嘀咕「昨天有幫你買粥耶……」於是,乙半推半就出了門,聽見外頭機車發動聲,甲亦欣然進了浴室。

十五分鐘後,甲渾身清涼地經過客廳,撲鼻而來的食物香氣令他不顧髮梢滴著水,奔向乙的所在,沒料到的是,那人竟喀喀作響啃食他的雞排,見他來了還吮指地說:「同學甲,我良心發現它聞起來挺好吃的,實際上也真的好吃!本想留一半給你,不過太好吃了,沒了,總而言之錢就還你吧。」這大概是甲人生最想和乙分手的一刻。
「哭么喔北七乙!」...


+

[ACCA/尼吉]


懷胎,待產十月,出生,出院,一個月,一年,第三次生日,爬行,走路,騎腳踏車,幫母親跑腿,和妹妹過的第一個生日,全家人參加了你的初中畢業典禮,初次穿上高中制服,我們第一張合照……
「拍了這麼多啊……這些我自己都沒印象。」
「生氣了?櫃子裡還有不少……抱歉。」
「有一點,但也沒辦法,畢竟是你的『工作』。」
「不好奇我為什麼讓你知道這些?」
「你看起來也不怕我的反應啊。」
「不,怕極了……心臟都快停了,吉恩。」
「呵呵,正跳得很快啊。」
「……好了,我們別開玩笑了。我以為說出來,我們會就此分道揚鑣,早做好了準備。」
「房裡東西才都打包好?可別逃走啊,就像之前那樣。」 
「那樣?啊啊,花區的事,我很抱歉……我會...

+

[丙丁]哥哥請飲料

不知是天熱與否,他殷勤地帶了手搖飲料請窩在實驗室的弟弟喝,見對方哼了一聲才插下吸管,他吹著冷氣說:「阿謙,你知道我這幾天都買這家鐵觀音奶茶,喝了三次,實驗三次,失眠三次,但哥哥我可是喝咖啡也能睡得跟豬一樣的人啊,這家店的茶葉怎麼回事啊?!但好好喝……我一直買一直喝……你喝幾口幫我驗驗咖啡因濃度啊。」後來他差點被弟弟口對口灌死。


+

[丙丁]哥哥請飲料

不知是天熱與否,他殷勤地帶了手搖飲料請窩在休息室的弟弟喝,見對方哼了一聲才插下吸管,他吹著冷氣說:「阿謙,你知道我這幾天都買這家鐵觀音奶茶,喝了三次,實驗三次,失眠三次,但哥哥我可是喝咖啡也能睡得跟豬一樣的人啊,這家店的茶葉怎麼回事啊?!但好好喝……我一直買一直喝……你喝幾口幫我驗驗咖啡因濃度啊。」後來他差點被弟弟口對口灌死。


+

[AB/CD]如果你的老師掉到水裡了,用你所讀的科系學到的專業知識,能為他做些什麼?

如果你的老師掉到水裡了,用你所讀的科系學到的專業知識,能為他做些什麼?
「……哇,現場即興墓誌銘給水中的老師嗎?(中文系畢業消極人)」
「白癡喔!你大可用中文呼救啊!!!?
(中文系畢業常識人)」
……突破盲點的朋友
 
 

借題發揮一下:
AB君場合
如果你的老師掉到水裡了,用你所讀的科系學到的專業知識,能為他做些什麼?
A:「如果在國外發生,我可以馬上撥電話求救!(外文系畢業)」
B:「A會英文和西文。在台灣呢?」
A:「我……我……可以打給師母……」
B:「外國人啊……」
 
立場轉換。

A:「那B君遇到這種狀況,會做什麼呢?電機系……會用微積分算老師落水角度的斜率和水下面積嗎?或者用工程數學還是電磁學……嗯,...

+

[丙丁]日常

「忘了戴隱形眼鏡?要折回去嗎?」
「不、中港路都塞成這樣……再回去就趕不上課。」
「你怎麼帶課?近視兩三百度不是嗎?眼鏡行多半十點才開吧……」
「投影布幕大字看得見吧?雷射筆大概指一下位置,口頭講課也沒問題。點名則看不清楚好得能循聲辨人。比較該死的是,這樣看不見底下孩子怎麼作怪、上課專不專心!可惡啊,你的眼鏡要是能借哥哥就好,可惜沒度數啊。」
「有度數更不能借吧!我怎麼辦!」
「林家謙,你教書在乎過孩子專不專心、實驗聽不聽嗎?」
「哼,完全不管呢。」
「對吧?知不知道錯了?眼鏡摘下來吧。」
「嗯,……不對、搞什麼啊!?還我!」


3X歲的互動跟6歲時一樣的兩人 (不一樣的是丁長大會意識到自己被拐...

+

[甲乙]乙很壯

某次聚會,甲的同事談論起乙,乍看乙這人,會覺得他身形過於消瘦單薄,兩腳細如竹竿,身高似乎不如實際的高,且膚白面瘦,襯得他一身斯文弱不禁風。甲聞言有些不高興了,直呼乙這人不如外表那樣弱雞,你們惹不起;幾位做工的壯漢笑了,說要不是那小毛頭是老闆娘的兒子,他們才不屑招呼他;甲氣極了,嚷著你們不懂,不曉得那人衣服底下藏著多少肌肉、看遍他全身上下幾乎無多餘脂肪!握力更是驚人,能一掌把人的腰托起,甚至單手就把人扛起又丟到床上!眾人倒抽一口氣,血液如凝結……半晌紛紛起身殷勤敬酒:小老闆娘好!


覺得甲會一頭霧水欣然接受一切招待和殷勤&隔天下班來工廠...

+

[丙丁]想變成一隻狗……被林家謙瘋狂摸摸

「啊~啊,想變成一隻狗……被林家謙瘋狂摸摸。」

「……喂,怎麼有時候你自尊貶值得不可思議?」

「沒辦法啊~哥哥也好想被某個人熱情地摸摸抱抱啊。」

「Shut up!講話再疊字啊!想當狗是吧?過來啊!」

「哼,不要。」

「搞什麼!?」

「就算是狗,也是一隻有尊嚴的狗。」

「……林、家、歆。」

「哇啊──!你手都是狗毛、我的頭髮!衣服亂、林家謙!該死的、味道……很癢……夠了!」

「唔──!你舔我!?你舔我耳朵?!你瘋了嗎!林家歆瘋了嗎?喂、還咬……!」

「哼哼,想跟我鬥……林家謙你太嫩了。」

「搞什麼……都幾歲了……」

「……嗯,林家謙?你還好嗎?……別這樣,開個玩笑嘛...

+

[甲乙]橘子的秘密之歆哥來了

接上篇


「單哥單哥,歆哥說剛好來台北收房租,想約我們吃火鍋。」

「歆哥哪位?」

「以前的班導啊,很帥很愛照相的那個。」

「……教國際金融很囉嗦的那個林家歆?」

「歆哥教國際金融嗎?」

「……賴同學,你沒被二一真是太可惜了。」

「欸?真的嗎?」

「嘖……同學甲,晚餐想吃火鍋嗎?」

「賣啦、拎北愛睏……」

「……懂了吧,賴同學,我和柯建廷想待在家慵懶享受難得的假日,你就自己和教授吃鍋吧。」

「欸?柯~起床~歆哥說請吃王品~」

「幹!真假!?」

「……柯建廷,你就這樣清醒了啊!」

「幹!王品欸北七乙!橘子你和夾心餅約啥時?」

「六點喔,歆哥說開車來接我們。」

「慢...

+

[甲乙]橘子紅了

橘子來板橋找甲乙敘舊,正巧甲外出陪乙媽買菜,乙只得駐守在家獨自接待對方,不料橘子卻和沙發上的藍色兔子布偶玩了起來,兩個大男人有了以下對話。

「單哥,我可以帶大小姐出去玩嗎?」

「不行^^」

「可是單哥、大小姐說她想出去玩,你看她的眼睛!」

「……不就一片死水的黑?賴同學,我想你看錯了,單扁扁想在家『安靜的』看電視。」

「單哥、你是認真的嗎……?大小姐有點生氣你不像柯那樣會陪她玩><」

「……賴世雄,我忍你很久了,現在柯建廷不在,少給我裝神弄鬼!」

「單哥別生氣!我是想幫你、我真的懂大小姐在想什麼!大小姐這幾天是不是被塞在機車後座下過……?」

「是柯建廷告訴你的!?不...

+

[甲乙]媳婦入門

「我二姐會回來住一晚。」
「靠真假!那你媽今天會煮喔?」
「嘖、擔心一下你女兒好嗎?都忘了過去在仁姐咖啡店裡玩牌差點輸掉單扁扁嗎?怎麼就光想吃的……」
「幹那次UNO沒輸好嗎!還不是你起肖,玩一半就拉拎北走……」
「唉,無知真是幸福,你不曉得我姐的實力和任性。不說這個,我媽照理說會回來滷我姐喜歡吃的豬腳,我們就先洗澡和打掃家裡。」
「蛤,要打掃喔……你三姐回來的時候都不用啊,為什麼那個仁姐就要?」
「同學甲,我二姐她開店的,個性又比較龜毛難搞,有點潔癖,反正我媽也常唸我們有空要拖地,就乖乖做吧。」
「好啦……那你先洗。」
「呵,我媽快回來了,就一起泡澡,快速解決啊。」
「殺小!才不要、很擠……而且你很機八、會一...

+

© 軼聞青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