軼聞青年

這裡放2014年後的小說創作。
善用【歸檔】始可觀覽全部文章。
-

[ACCA/尼吉] 交響樂般驟雨使他醒了也失眠了


交響樂般驟雨使他醒了也失眠了,覆蓋在身的毛毯令他陌生卻帶眷戀。
毛毯原主人竟蜷曲於一旁沙發,不知為何,就算罩上厚棉被仍覺那人單薄的很,想為他獻上世上任何東西。
這是吉恩為他蓋的?蘿塔再為吉恩從房裡拉了棉被?
失笑地想像少女為兩個酩酊大醉的男人收拾善後的畫面。沒料到有這天,兩人立場反了,自己大意地醉了,甚至被平日關照的人給關照了,乾澀的眼不禁擠出水來,幸福如外頭響徹的夜曲,磅礴而斑駁地襲來。
然而不行,得捏醒自己。
但在黎明前,尚能被你的甜美所包裹吧,吉恩。

昨天生日,是啊,於他身上唯一能夠透明...

+

[ACCA/尼吉]

自任務結束後,生活平靜地觸不到活著的實感,儘管與奧塔斯兄妹的關係豁然開朗了,安逸卻於心底豢養了渴欲的野獸。他想到吉恩的菸癮,那不帶媚俗、不畏且不迎合他人眼光,純粹而潔淨的欲,他身子裡是否也有呢?

「吶,吉恩,還記得自己何時學會抽菸的?」

「……不記得了。你呢?為什麼總戴著墨鏡?」

出乎意料的提問逗他笑了,掩飾般摘下墨鏡,為對方再斟了酒,眼前因酒精催化地朦朧如霧,卻摸來更為寫實。三十年來十年份的差距下,彼此間心照不宣的好奇已然蒸騰。如今他卻選擇迴避。

「我在想,我該出走一段日子。」

「該?」

「是的,該。」

「是嗎……」對方托著紅通通如棉花糖上暈染草莓醬的腮幫子若有所思,「走之前,...

+

© 軼聞青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