軼聞青年

這裡放2014年後的小說創作。
善用【歸檔】始可觀覽全部文章。
-

[甲乙]嘴饞

甲嘴饞,要臥在沙發上的乙出門買雞排,乙忙著虛擬種菜,哼笑「不是才吃晚飯沒多久嗎」,表示不餓。甲跪坐到沙發上箝住乙的雙腿:「吼!足想欲吃新開的那家啦!給你錢啦,拎北來去洗澡!」臨走前又悶聲嘀咕「昨天有幫你買粥耶……」於是,乙半推半就出了門,聽見外頭機車發動聲,甲亦欣然進了浴室。

十五分鐘後,甲渾身清涼地經過客廳,撲鼻而來的食物香氣令他不顧髮梢滴著水,奔向乙的所在,沒料到的是,那人竟喀喀作響啃食他的雞排,見他來了還吮指地說:「同學甲,我良心發現它聞起來挺好吃的,實際上也真的好吃!本想留一半給你,不過太好吃了,沒了,總而言之錢就還你吧。」這大概是甲人生最想和乙分手的一刻。
「哭么喔北七乙!」...


+

[ACCA/尼吉]


懷胎,待產十月,出生,出院,一個月,一年,第三次生日,爬行,走路,騎腳踏車,幫母親跑腿,和妹妹過的第一個生日,全家人參加了你的初中畢業典禮,初次穿上高中制服,我們第一張合照……
「拍了這麼多啊……這些我自己都沒印象。」
「生氣了?櫃子裡還有不少……抱歉。」
「有一點,但也沒辦法,畢竟是你的『工作』。」
「不好奇我為什麼讓你知道這些?」
「你看起來也不怕我的反應啊。」
「不,怕極了……心臟都快停了,吉恩。」
「呵呵,正跳得很快啊。」
「……好了,我們別開玩笑了。我以為說出來,我們會就此分道揚鑣,早做好了準備。」
「房裡東西才都打包好?可別逃走啊,就像之前那樣。」 
「那樣?啊啊,花區的事,我很抱歉……我會...

+

[短篇]同人場之愛 後續

接上


假日的午後,男人在老舊倉庫為少女丈量尺寸,少女不自在的咳嗽。
「你照片看起來很高,但實際上不高。」
「哭哭,我拍照都是墊高啊、靠搭檔蹲啊、靠角度啊……不像老師天生麗質,不修照就這麼美。」
「咳……女角很難好嗎,不修照只是因為、不會用罷了。保險起見,留一下你的緊急聯絡人的資料……」
「欸!老師要找我爸媽嗎?」
「……怕了啊?」
「要威脅我做色色的事嗎?堂堂純情女高中生在你面前,果然讓你……」
「我才怕你報警啊--!最近補教界新聞鬧很大……留資料只是怕留你做道具太晚,家人會擔心……」
「喔!放心,道具我會在場前做好,到時候照片我修,老師負責教我數學、做我們衣服,和寫我們的CP文就好!」
「你喔……說大話...

+

[丙丁]哥哥請飲料

不知是天熱與否,他殷勤地帶了手搖飲料請窩在實驗室的弟弟喝,見對方哼了一聲才插下吸管,他吹著冷氣說:「阿謙,你知道我這幾天都買這家鐵觀音奶茶,喝了三次,實驗三次,失眠三次,但哥哥我可是喝咖啡也能睡得跟豬一樣的人啊,這家店的茶葉怎麼回事啊?!但好好喝……我一直買一直喝……你喝幾口幫我驗驗咖啡因濃度啊。」後來他差點被弟弟口對口灌死。


+

[丙丁]哥哥請飲料

不知是天熱與否,他殷勤地帶了手搖飲料請窩在休息室的弟弟喝,見對方哼了一聲才插下吸管,他吹著冷氣說:「阿謙,你知道我這幾天都買這家鐵觀音奶茶,喝了三次,實驗三次,失眠三次,但哥哥我可是喝咖啡也能睡得跟豬一樣的人啊,這家店的茶葉怎麼回事啊?!但好好喝……我一直買一直喝……你喝幾口幫我驗驗咖啡因濃度啊。」後來他差點被弟弟口對口灌死。


+

[ACCA/尼吉]

自任務結束後,生活平靜地觸不到活著的實感,儘管與奧塔斯兄妹的關係豁然開朗了,安逸卻於心底豢養了渴欲的野獸。他想到吉恩的菸癮,那不帶媚俗、不畏且不迎合他人眼光,純粹而潔淨的欲,他身子裡是否也有呢?

「吶,吉恩,還記得自己何時學會抽菸的?」

「……不記得了。你呢?為什麼總戴著墨鏡?」

出乎意料的提問逗他笑了,掩飾般摘下墨鏡,為對方再斟了酒,眼前因酒精催化地朦朧如霧,卻摸來更為寫實。三十年來十年份的差距下,彼此間心照不宣的好奇已然蒸騰。如今他卻選擇迴避。

「我在想,我該出走一段日子。」

「該?」

「是的,該。」

「是嗎……」對方托著紅通通如棉花糖上暈染草莓醬的腮幫子若有所思,「走之前,...

+

[短篇]同人場之愛

從補習班匆匆趕來,在同人場含笑頷首地與愛慕的作者交換名片,濡濕的手透露出長年的仰慕之情。兩人一來一往,一方積極誇起對方文筆如同當下cosplay的模樣漂亮清新,另一方驚喜萬分,褒揚起認親卡畫得宛如那身打扮俊逸挺拔又如何喜歡你的圖好久好久……彼此這才相見恨晚合了照,交換了line,螢幕彼端卻顯示「已加入好友」,一男一女登時像卸了妝,冷汗直流,回到往常緊繃的課堂般,相望而久久無語,好一陣子才開口:
「……老師女角好正。」
「出什麼男角!……比我平時還帥……」
「老師的文好虐好好看……為什麼上課那麼無聊……」
「看妳平時都不專心,都在趕圖啊!」
「大!缺不缺新刊封面!」「大什麼……數學都快掛了,畫張肉給我,給...

+

[丙丁]日常

「忘了戴隱形眼鏡?要折回去嗎?」
「不、中港路都塞成這樣……再回去就趕不上課。」
「你怎麼帶課?近視兩三百度不是嗎?眼鏡行多半十點才開吧……」
「投影布幕大字看得見吧?雷射筆大概指一下位置,口頭講課也沒問題。點名則看不清楚好得能循聲辨人。比較該死的是,這樣看不見底下孩子怎麼作怪、上課專不專心!可惡啊,你的眼鏡要是能借哥哥就好,可惜沒度數啊。」
「有度數更不能借吧!我怎麼辦!」
「林家謙,你教書在乎過孩子專不專心、實驗聽不聽嗎?」
「哼,完全不管呢。」
「對吧?知不知道錯了?眼鏡摘下來吧。」
「嗯,……不對、搞什麼啊!?還我!」


3X歲的互動跟6歲時一樣的兩人 (不一樣的是丁長大會意識到自己被拐...

+

[ACCA]動畫11話來的咀嚼,含捏他

雖然可以在動畫最終回以前,先看漫畫結局,摸清一切再來寫感想,不過這樣就少了一點臆測的樂趣了。總之這篇是動畫11話來的咀嚼。

  





基本上前十話都在為庸君或暴君&13區聯合政變&ACCA存廢與政變的關聯性&奧斯塔兄妹身世&五長官拉扯(實際上是二長官拉扯)鋪路,到第十一集才確立:

1.菸的含意

2. LILI的野心

3.吉恩對於這些年來尼諾所作所為有何想法

4.尼諾的人生觀

5.吉恩對政變由被動轉為主動


從1講起:這部戲從一開頭就強調菸是高稅品,而主角吉恩是菸不離手的菸癮者,除了暗示他享有得...

+

[甲乙]乙很壯

某次聚會,甲的同事談論起乙,乍看乙這人,會覺得他身形過於消瘦單薄,兩腳細如竹竿,身高似乎不如實際的高,且膚白面瘦,襯得他一身斯文弱不禁風。甲聞言有些不高興了,直呼乙這人不如外表那樣弱雞,你們惹不起;幾位做工的壯漢笑了,說要不是那小毛頭是老闆娘的兒子,他們才不屑招呼他;甲氣極了,嚷著你們不懂,不曉得那人衣服底下藏著多少肌肉、看遍他全身上下幾乎無多餘脂肪!握力更是驚人,能一掌把人的腰托起,甚至單手就把人扛起又丟到床上!眾人倒抽一口氣,血液如凝結……半晌紛紛起身殷勤敬酒:小老闆娘好!


覺得甲會一頭霧水欣然接受一切招待和殷勤&隔天下班來工廠...

+

[丙丁]想變成一隻狗……被林家謙瘋狂摸摸

「啊~啊,想變成一隻狗……被林家謙瘋狂摸摸。」

「……喂,怎麼有時候你自尊貶值得不可思議?」

「沒辦法啊~哥哥也好想被某個人熱情地摸摸抱抱啊。」

「Shut up!講話再疊字啊!想當狗是吧?過來啊!」

「哼,不要。」

「搞什麼!?」

「就算是狗,也是一隻有尊嚴的狗。」

「……林、家、歆。」

「哇啊──!你手都是狗毛、我的頭髮!衣服亂、林家謙!該死的、味道……很癢……夠了!」

「唔──!你舔我!?你舔我耳朵?!你瘋了嗎!林家歆瘋了嗎?喂、還咬……!」

「哼哼,想跟我鬥……林家謙你太嫩了。」

「搞什麼……都幾歲了……」

「……嗯,林家謙?你還好嗎?……別這樣,開個玩笑嘛...

+

[甲乙]橘子的秘密之歆哥來了

接上篇


「單哥單哥,歆哥說剛好來台北收房租,想約我們吃火鍋。」

「歆哥哪位?」

「以前的班導啊,很帥很愛照相的那個。」

「……教國際金融很囉嗦的那個林家歆?」

「歆哥教國際金融嗎?」

「……賴同學,你沒被二一真是太可惜了。」

「欸?真的嗎?」

「嘖……同學甲,晚餐想吃火鍋嗎?」

「賣啦、拎北愛睏……」

「……懂了吧,賴同學,我和柯建廷想待在家慵懶享受難得的假日,你就自己和教授吃鍋吧。」

「欸?柯~起床~歆哥說請吃王品~」

「幹!真假!?」

「……柯建廷,你就這樣清醒了啊!」

「幹!王品欸北七乙!橘子你和夾心餅約啥時?」

「六點喔,歆哥說開車來接我們。」

「慢...

+

© 軼聞青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