軼聞青年

這裡放2014年後的小說創作。
善用【歸檔】始可觀覽全部文章。
-

[甲乙長篇01-05]書名還沒想,R18番外倒是先發售了,總之甲變成小朋友而扁扁活了

  五分鐘前,單宥良才搶在店家拉下鐵門那一剎那,鑽入菜市場這間童裝老店。他左掂右量,揀選每件衣服樣式及質料的速度極快,可實際上他心慌得很,不論他走到店內哪一桿挑衣服,黃臉大頭、肩背豐滿的老闆娘都貼身在旁,且不懷好意的旁敲側擊他這位「不速之客」,是基於何種理由,才挑在夜深人靜的時機獨自來買孩童的衣服?單宥良對此有所自覺,才二十初頭,絕不像是孩子的爸的他,之所以選在寒流來襲的這一夜特地前來,是有著難以道盡及不可告人的理由。

  一身厚重的雙排扣大衣,藏青圍巾巧妙遮住了單宥良的下顎及因緊張而緊抿的嘴。為了打破店主的疑慮,也為了得知個頭在他腰腹高度的男孩該穿幾號尺碼,單宥良運用他外貌的優勢,以那未經...

+

糧小說【現正連載中】最後更新20150703*

【現正連載中】最後更新20150703*

01-09


01

應工作邀約,C假日赴北部進行時裝外拍。玻璃櫥窗前,他一襲白底玫瑰圖樣洋裝,貼身的剪裁使那穠纖合度的身材一覽無遺。拍攝結束後,C入百貨公司吹冷氣歇涼,乘電扶梯上樓時,C察覺背後有塊柔軟的物體若有似無頂著自己。對於這檔事,外貌出眾的C經驗了得,他悄聲回過頭,並伸出了手,卻見到了一臉兇樣的棕紅髮青年、抓到了他肩背著的藍兔子布偶。
--原來是誤會啊。

02

乙買了兩支甜筒,於美食街座位前跺著腳。『嘖,再不過來就要化了……』端午連假,乙帶妻小到離家不算遠的百貨公司逛街,想不到甲泡在嬰兒用品專櫃而無法抽身,落得乙打出甜食攻...

+

[甲乙]乙的事

乙君的故事,序章。

想交代一下乙君的中二古惑仔時代+乙君父親早逝的理由+乙君的高利貸伯伯等等故事。

放心,不會讓同學甲無辜受傷的! 



不知何故,小五過後就不曾見過的男人,今天卻讓他在母親工廠外碰上了。
和葬禮那天一樣,晴空萬里的日子卻穿得一身黑,梳著一頭油頭,嗆鼻的髮膠味混著父親喜歡的煙味。

男人居高臨下,儼然像是禿鷹。見到他後,便以失去小指的右手抖落煙灰,慢條斯理走了過來。
老花眼鏡下那雙斜長上吊的眼,著實令人心寒,明知對方毫不掩飾亦不客氣地打量起方從銀行下班的他,他也只能任其觀賞著。

『你媽媽和姊姊們好嗎?』
冷不防的一句問候,致使他的心像遭逢重擊,喉嚨如魚刺梗入。他...

+

憂鬱乳酪 02

離家出走的扁扁什麼也沒有。
走在市場,扁扁敏捷避開了人車。市場裡充斥各式氣味、溫度、色彩、高度、形狀、語言、聲音,扁扁覺得奇異,頭頂那長長的兩耳忍不住前後擺動。
一切都是那麼的新鮮,似乎沒什麼是平凡無奇。在這裡,扁扁覺得自己變得尋常自在。
路邊停了台攤販車,扁扁嗅到烤香腸的香味,扁扁湊近,香腸在烤架上滋滋作響,油亮肥美。
扁扁盯著香腸,渾身是汗的老闆忙著翻弄香腸而沒注意到矮小的扁扁。
扁扁想呼喚老闆,但她無法發出聲音,因為扁扁有微笑的嘴卻沒有聲帶。
扁扁拉了拉老闆的褲腳,拉了好多下,老闆才察覺到她的存在。
老闆低頭問她要買香腸嗎?扁扁點頭,她想要香腸,但不要買。
老闆給了扁扁一支熱騰騰的香腸,扁扁將香腸握在手...

+

憂鬱乳酪 01

下了班,甲一進家門便看到慵懶睡在沙發上的乙,以及無聲啃食沙發皮的單扁扁。甲衝向前制止扁扁,並責備乙為何放任女兒。
『放心,沙發是豬皮做的,她吃很正常。』
『幹拎娘!冰箱不是有生火腿?機八耶幹嘛不好好餵她?』
甲乙因孩子的事天天吵架,卻沒注意到將一切納入眼底的扁扁日漸消沉。
有一天,她比兩人要早起床,什麼也沒帶,悄然離家出走。
路上的行人對她視若無睹,幼小的扁扁認不得路,只曉得一直走,餓了再停下。
她路過一座公園,溜滑梯上有群看得見她的孩子,孩子們紛紛以好奇的眼神打量她,不會說話的扁扁只覺得餓,對孩子們視而不見便匆匆路過。
扁扁想,自己之所以餓了卻不願停下來,大概是因為孩子們眼裡各有座她沒有的星海。
扁扁害怕...

+

春季健行篇 02

由於健行活動,校內的便利商店人滿為患,不幸的是,女結帳員似乎出了紕漏,而遭中年顧客厲聲斥罵,惹得甲挺身而出:「幹!菜鳥喔!交易商品不是有一二三四的數字?第一項商品錯了就按一,然後再按更正,會曉無?……還有你是在邱殺小!人家她一看就是新人啊、是不會客氣一點喔!欺負小女生很爽是不是!」場面頓時噤若寒蟬,只見中年顧客敢怒不敢言地帶著結好帳的東西離開了。事後,乙使勁勾過甲的脖子,對女店員溫柔的說:「放心,我們夜班的,不過我們很快就要少掉他這個同事了。」

+

春季健行篇 01

「B君,你想喝珍奶嗎?等一下就要健走了,我怕我喝不完……」

B接下剩不到半杯的珍珠奶茶後,過了半晌,A發現B只喝了奶茶,杯中剩下許多珍珠。

「啊、B君不喜歡吃珍珠嗎?如果你不喜歡,可以還給我沒關係喔。」

想不到B望了A一眼,認真的搖了頭:「沒有不喜歡。」

又過了一會兒,A發現B正以吸管一顆顆的吞著珍珠。

「B君——!你這樣會死掉!討厭珍珠沒關係的!」


+

春季健行篇 楔子

財富、外貌、權力--大四最後一門必修課的財金系教授林家歆,他在期中考前的一句話,讓學生們趨之若鶩、奔向學校後山:「想要我的PASS嗎?想要的話可以都給你,自己去找吧!我把期中考的考題都埋藏在那裡了!」於是學生們為了期中考的考題,紛紛參加了一年一度春季健行活動。讓學校迎接大亂鬥時代!


+

甲乙 09

「欸,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

「幹、廢話!這你家啊!放手……喔!」

「同學甲,乖乖就範吧。」

「為什麼!拎北才不穿你姊的衣服!」

「上次是誰和我姊聯手,要我穿膝上襪和歌德式裙裝,還戴長假髮的?」

「……那是、芯芯姊送你的!拎北只是……幹!不管啦!拎北不要穿!」

「不覺得該贖罪一下嗎,同學甲?彌補我受創的心靈。」

「靠!北七乙!是想眼睛瞎掉嗎!」

「放心,同學甲,我會讓你很可愛的。」

「幹幹幹……!你這個死變態!」

「呵呵,彼此彼此啦。」

+

甲乙 08

出門前換衣服時,乙打量起甲。相較自己,甲的體毛極少,不僅不常需要刮鬍子,且沒什麼腋毛和腿毛。

「同學甲,你毛是不是還沒長齊?」

「幹、走開啦!」

「呵,仔細瞧,你的眉毛有點稀疏……」

「幹!真假?」

「吶,你看我,毛是不是很濃很多?」

「靠北、很噁耶……」

「我姊姊們不喜歡,所以我從小就會刮掉。」

「你幹嘛聽她們的話啊?」

「沒辦法啊,不刮腿毛,穿裙子不能看啊。」

「……殺小!?」

「你很適合穿裙子啊,同學甲。」

「幹你放手喔——!臭北七!」

+

甲乙 07

甲會認床,嗅覺靈敏的他依存著熟悉的氣味。然而甲同一般人,聞不到自己的氣味,不知何時開始,乙的氣味便成了他的助眠道具。

甲躡手躡腳開了門,潛入乙的床,乙如他所料,醒了:「呵,不敢一個人睡嗎?」

工作了十一小時,甲昏昏欲睡:「你姊房間太香了、拎北睡不著……」

「好吧。不能讓我媽發現,懂嗎?」

乙習慣蜷縮著身睡,怕冷的他一旦受寒,還會以棉被捆緊自己。睡著的乙像座孤立的島嶼,甲卻喜歡擱淺在上頭。

將臉靠上乙的後頸,甲恣意嗅聞他的島嶼。

+

甲乙 06

甲在乙家寄宿,乙媽媽要甲到空房睡,堅持不讓甲乙共用一間房、共擠一張床。

「不用這麼見外啊,媽。我和同學甲早熟透了,何必讓他去睡姊的房間?」

「他是客人,我們家哪那麼窮,幹什麼硬要人陪你擠?去把芯芯的房間掃一下,搬條厚棉被給人家,不要丟臉。」

乙點了頭,嘆著氣到三姊房間擦地鋪床。

「真假!不能睡你房間就好嗎?」

「不行,我媽很重面子,晚安同學甲。」

甲抱著兔子,兩人依依不捨互道晚安。

房裡陌生的馨香讓甲失眠了,他想念起乙身上的氣味。

+

© 軼聞青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