軼聞青年

這裡放2014年後的小說創作。
善用【歸檔】始可觀覽全部文章。
-

[丙丁]

by 梨子熊

+

[ACCA/尼吉]我們的王子戀愛了

一個月前,於鏡頭底下,我發現我們的王子戀愛了。

後來的後來,幾杯黃湯下肚,沒能留到最後,我提前走了。

離開前敲了敲桌面,示意他出租車待會兒就到,別睡過頭。王子含糊地說了謝謝,倒頭就睡。

感覺糟透了啊。王子真的戀愛了啊。

這還是生平頭一遭沒能護送爛醉如泥的他到家。

扯下墨藍長卷假髮,躺在床上,對著滿房的空洞按下一次次快門。

觀景窗卻一片黑幕,黑得嚇人。


*尼諾女裝妄想><(爆)

好病好雷的腦洞


+

[腐城]青德龍芥

這六年來,為你下了多少苦心,即使被你見招拆招,卻也越挫越勇。畢竟百密必有一疏,在等你淪陷,露出破綻,等你失敗失意。然而百思不得其解,越想著攻陷拘捕,卻顯得自己越是狼狽不堪,兩個人的差距竟如天海,但我不認輸,無法罷休,不覺得為正義而鬥再落魄又何恥之有?

極盡巧思設計每一次的會面,越是浮誇張揚,也只要你的重視,別把我當兒戲看待。

西瓜啊,西瓜。那裡不適合擺放你。

祝福你,在還沒能贏你之前,你不會腐壞。

你要知道,你再也遇不到像我這樣,每一天都全心全意想著如何擊倒你的敵友了。

我的生命還沒失去意義,是因為還沒找到你的罩門,以及想為你承認。


+

[微小說]輕巧的假面

他說不想再愛和被愛了,以為人大了、老了,血濃於水的情能消渴點。當彼此都沒心思去經營感情,很長一段時間自然漸行漸遠。就算一方硬抓著不放,也只能配合的演戲,裝作原有的感情還在,見了面亦能寒暄,但都是客套,淡了就是淡了,得重新再磨。為何那人總是投機地要他愛,輕巧得到他的愛,讓他聽話?回想起來,從小到大,見面時總在教訓,厭東厭西,沒什麼好事,幼時他以為所有的父母都是這樣,長大才曉得不是那樣,想大聲說「不適合,我們就是不適合」,哭哭啼啼地逃離家,逃到社會,卻發現處處充斥著這樣的人。幾年下來,他成了成熟體面的人,輕巧的回家,輕巧的吐著工作苦水,輕巧的撿起積塵的親情,輕巧的沒有任何感覺。

+

[CD]D時常過不了自動門

D時常過不了自動門,他自忖是掌握不到節奏感,或停留時間過短,高大挺拔的他才無法被感應。他養成習慣,過門前先探手揮幾下,以利門迅速反應。某一回在超商這麼做,迎面進門的女孩傻了,頓了一秒,含羞地向他回揮,D當下羞恥極了,卻又感到一絲人情溫暖,女孩後頭卻冒出一名中年男子,嚴肅朝他單手比槍,D做出被擊中的後仰踉蹌……「爸、你幹嘛啦!」


-

小D其實桃花運不錯的,但就是沒好下場(幸運E)

C是他人生唯一的好桃花

小D心靈受創,回家讓C學長呼呼


+

[甲乙]女生的手

「臭北七,你的手很像女生的手耶!」
「同學甲,怎麼說啊?」「你看、跟拎北比,幼咪咪白泡泡欸……手指也細細長長的……超娘耶!」
甲嘴巴上唸歸唸,然而身體很誠實地一手拿起手機,另一手與其十指交叉拍起閃光牽手照,不一會兒又得意洋洋上傳到臉書炫耀,乙見狀奪過手機,牽著的手瞬間施了力爆出青筋,他按下快門,笑容可掬地還給了甲:
「別忘了,你交的是男朋友喔。」
「幹…………」

+

[微小說]七夕

「欸你是不是喜歡我?」這句話掛在嘴上三年,他不為所動,似乎把這當成尋常的招呼、當成耳邊風,毫不害臊,持續對我好、為我好--儘管有些囉嗦。
放暑假和住宿時一樣,有空就打球,或一起窩在房裡什麼也不幹。有時我得寸進尺,要他幫我做東做西,他也會冷哼地瞪著我,直到我起身完事,事後卻又彆腳地露出馬腳,讓我大笑:「欸你是不是喜歡我?……明明就偷偷幫我做了!」他又不當一回事地冷笑或裝睡。
不一樣的是,他說今晚有約,雲淡風輕搔著頭,像是怕刺激我這隻單身狗。想想也是,我們什麼也不是,我丟了外套給他:「喔?滾吧滾吧,得意什麼!」「你是不是喜歡我?」「蛤……?」「今晚……約嗎?」我按兵不動三年,被反將一軍。

+

[微小說]七夕


這一天過得和往常一樣。
沒有特別表現,沒有大餐,沒有禮物。
只是穿上那件爛得平時捨不得拿出,而你幫我縫補過無數次的衣服,捻了香,喚你一起吃飯。

+

[丙丁]餐桌前的變態們

「人類真的很怪……看到有棵樹倒下了,但果實依舊生長著,便自我解讀過甚,說是人遇到再大挫折都能逆境求生……真是……」
哈哈,講得你不是人類一樣?這是抒情傳統吧……?見物思情之類。不過很浪漫不是嗎?不會一蹶不振,反倒生成更加燦爛的果實……
「就是這樣我才討厭人類……為何教育一而再再而三將人導向『正途』?知道遺傳多樣性、物種多樣性、生態系多樣性嗎?為何人一定得正向思考?總是歌頌『光明』的人格特質呢?不覺得人類過於雞婆又矯枉過正嗎?順性發展不是很好?」
哈哈哈,真難得,阿謙一大早和我談教育,真熱血啊……不過啊,照你這麼說,你應該超討厭哥哥才對啊。我身上滿是讓你憤世嫉俗的優點……唉。
「你也不是人類,所以不討厭...

+

[ACCA/尼吉]早安


喜歡的人每天在你身旁裸睡,你會怎樣?
「哈啊?……早啊、有點冷,衣服呢。」
在這兒,我燙好了。
「啊,謝謝……其實我不在意你看。」
但我在意啊……真是。
「為什麼?……啊……你喜歡我……?」
喂……不要現在才意識到又突然懷疑我的感情。
「啊……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只是突然忘了。」
這種事不能忘吧?但這就是你的作風呢,吉恩。
「好香……早飯做了什麼?」 
猜猜看吧。 
「尼諾,你有睡嗎?」 
…… 
「這樣不行啊。蘿塔會生氣的。」 
如果你好好穿上衣服,我會睡好的。
「是嗎……我會考慮的。」
還需要考慮啊……
「哈哈、你生氣啦?」
沒有啊、趕緊從床上起……哇啊!
「好香啊……」
…...

+

[ACCA/尼吉]熱視線


「等那時候,只要轉變為『朋友』這個身分就可以了。」
背著暖爐的火光,夜色之中我知曉聽筒裡的話不可能成真。
被你察覺到了長此以往的視線,無論你如何溫柔、如何包容,我都無法再說什麼,更別說是留下。
我說,沒那麼容易的,這些年的監視及私自夾帶的感情。我能明白攤開的,給你的,什麼也沒有--一切都必須銷毀。
如今所有的追隨都成了過眼雲煙,像父親當年遺留的相機,我自身的存在必須抹滅。
不可置否的,我為你的美所引動。鏡頭裡留下過多的不純粹,過甚的眷戀和體溫。
倘若讓你失望了,讓你破滅,那我寧可先行放棄注視你的權利,向你一點雜質也沒有的美麗雙眸道別。
我為你的美所引動,不希望在上頭留下一絲裂痕。
這一夜對誰也不能明說,還沒離...

+

[土方組]不能呼喊你的名

傷癒後的隔日清晨,我發現自己無法順利地喊出你的名字。

說話及與人對話均如常態般流暢,亦如以往般,能了解書信和談話內容,並能重覆對方話語。唯獨無法記起並喊出你的名字,這是為什麼呢?

「除了不能指出物件名稱之外,其他的語言能力是正常無恙的。」

「可能是由於角腦回上一個小病變所引起,也可能是瀰漫性腦部病變,或者是由一個與語言區相距甚遠的擴展性病變而引起。」

為我治療的嬌小男子說出一連串稀奇詞彙組成的言語,奇異地令我毫無實感,感受不到一絲畏懼。

作為刀劍的付喪神,從沒料到人類有這樣神奇的疾病,更想不到會發生在我身上。

於病榻上,凝視自己的雙手,握緊,再放開,握緊,再放開……最終,我只是...

+

© 軼聞青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