軼聞青年

這裡放2014年後的小說創作。
善用【歸檔】始可觀覽全部文章。
-

[微小說]魚與釣竿的故事

幼稚園裡,兩個小男孩打架了,老師將兩人叫了過去。
「小朋友,有聽過一個故事嗎?很久以前有兩個饑餓的人,他們在半路上得到了神的恩賜,拿到了一根釣竿和一簍鮮魚。其中,一個人要了那簍魚,另一個人則要了那根釣竿。猜猜他們後來怎麼了?」
「我要魚!」
「笨耶、我要釣竿!」
老師搖首失笑:「好吧。假如你們是他們,你們現在拿完東西就分開了,猜猜之後會發生什麼事?」
兩人忽地指著對方的臉,異口同聲地說:「他會餓死!」
老師嘆了氣,拍了兩人的背:「如果拿了魚,吃完了就會餓死;如果拿了釣竿,還沒釣到魚就會餓死。你們希望自己和對方都死掉嗎?」
小男孩們頓時陷入沉默,好一陣子,老師才從口袋中摸出兩顆糖,各給了一顆。
「知道嗎?假如你...

+

[甲乙]很甜的乙

業務工作繁忙,導致乙的三餐不定時,長期下來造成消化系統絮亂,甲說乙餓的時候口水會變甜。
「幹!超甜!你下班沒吃喔!」
「我查過了,唾液中澱粉酶含量增加的關係才會變甜。反正不是糖尿病就好了,何況同學甲也喜歡吃甜的吧?」
「幹啦、北七喔!……拎北去下水餃給你吃啦!還是要吃炒飯?」
「呵,現在還很甜喔,我自己都嚐得出來。」
「靠北!再親會死掉啦!」
「你是說你,還是我?」
「都會啦!」

甲其實很氣乙這樣耍賴拖延吃飯時間,但這個時候的乙又特別纏人特別好吃,自己很容易暈頭轉向地跟著陷了下去。如此一來,一時半刻是不可能讓乙吃到飯的,因此不可以再繼續下去。
「怎麼了?」
「馬...

+

[丙丁]爸爸雙關

「寶貝的弟弟啊,你一天工資多少啊?」

「……你吃錯藥嗎?」

「過年一直縮著看紀錄片,哥哥很寂寞才想買下你的一天啊。」

「說這麼好聽,只是要人開車載你兜風吧。」

「真機靈啊。哈哈,多少錢才肯陪我一天啊?」

「這故事套路我聽過,你當自己是拿出撲滿準備要買下爸爸一天的可憐小鬼嗎?要裝也裝得像一點!」

「哥哥才不裝呢,我有錢,而且買的是春天。」

「春你的大頭!去死!」

沒料到溫文儒雅的老父親正捧著衣服推門而入,三十好幾的孿生兄弟轉眼間停止了嬉鬧,衣服卻已應聲落了一地。

晚飯時,老母親又嘮叨起兄弟倆的婚事,從不插手家務事的老父親驀然放下碗筷,擦了擦眼眶泛出的淚光:「別了、別了。他們倆夠...

+

[微小說]自殺前我洗了衣服

自殺前我洗了衣服,洗了澡,洗髮精沒了,簡訊通知該繳手機費了,出門領錢繳費,滑稽地湊齊500元折價50,順路買了午飯,街景熱鬧極了,我卻置身事外極了。
若無其事回了訊息,卻怎麼也擠不出更多字,也許還有話想說吧,但不合時宜吧,腦裡也一片空白呢。吃完飯去晾衣服,在這之前將遺書寫好:
「很抱歉給各位帶來困擾了」
「很抱歉沒在最大的困擾發生前麻煩任何人」
想想還真不應該啊,這是我的最後一天了,為什麼不任性一點呢?
晾衣服時遇上一個跳到陽台的人,對方持著小刀窘迫極了,我不揭穿他,說你來得正好,麻煩曬個衣服,我正巧有錢但不要命了。
對方落荒而逃,我說什麼也不想放開生命的最後一人,陰錯陽差沒讓他摔下高樓。
「說實話,真想一...

+

[微小說]自以為是單戀者

世上有一種人是「我喜歡你,但你千萬別喜歡我」。

說的就是她,這個怪傢伙。

和我喝同一牌咖啡,和我用同一款原子筆;看我看過的書,哼我正在聽的歌;

成天在辦公室裡偷窺我,又成天裝作沒看見我,見了面也不打招呼,太誇張了……

我問她話,我罵她不是,我教她上手,我暗地掩護; 

一旦我待她好了點,她便嚇得魂飛魄散,連幾天低氣壓盤旋。

總是這副死樣子,衝著我膽顫心寒,背著我幸福憨笑;全公司都知道她喜歡我,就我得裝作不知道。

總是這副死樣子 ,每一天都怕嚇跑了她,怕她不喜歡我了,怕她知道單戀的人不只有妳。


+

[微小說]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

從小到大,我的媽媽很孤僻,她沒有任何朋友,做的菜總是讓我難以下嚥,我到處學別人家的媽媽是怎麼做菜、打掃、洗衣服,媽媽卻嫌我做的菜才難吃,房子和衣服也被我弄得怪噁心的。為此我們時常鬧彆扭,但幾十年下來也相安無事。
說起來,我還是討厭媽媽做的蜥蜴什麼的湯。葬禮那天,我還是選擇穿上被弄得黑漆漆又透著奇怪香氣的衣服。出乎意料的,又黑又濕的家裡來了很多「客人」,「人」們一一悼念致意,一一「交還」了各式寶貴的器物,當下我才知道:我的媽媽原來不是孤僻的,除了我以外,她還被這麼多對象所敬仰著、愛慕著;然而我無法像任何人一樣,還給媽媽借我的寶貴東西。
我一個人喝著那難喝的湯,撫住胸口,對著如今大多了的屋子說:我會好...

+

[甲乙]最近缺鈣啊

「同學甲,最近缺鈣啊?」
「缺三小?」
「好吧,還有智。」
「智三小!……智缺喔?」
「哇,現在好聰明啊,這麼快就聽懂我在說什麼。吶,給你……」
「三小巧克力?臭北七你怎麼會有--?幹、好吃耶!」「好乖好乖,不浮躁了呢。」
「欸、還蠻多的耶,北七乙也吃啊,快吃!」
「呵呵、偶爾這樣,什麼也不做,帶你出來曬曬太陽也不錯。」
「欸幹、拎北也有東西啦!北七乙吃不?你阿母給的,草莓的……但超甜!你不要吼?」
「放心,我吃啊,反正最後不是我吃下去的^^」
「蛤?……著猴是無?笑很噁耶。……你手熱很多耶、哈!拎北超棒!」

+

[微小說]太成熟的魔法可不行啊

黃昏巷口,一名西裝筆挺的男子迎面走來,幽幽地鞠躬問道:「人們小時候總有過幻想,自己的手掌握住某種神奇的力量,能夠藉此拯救全人類生命。倘若現在您的手將被賦予一項不可思議的能力,您會期望是什麼?」

「哎呀,要給我的手魔法嗎……?如果可以清掉自由基多好!你瞧瞧,如果用手一摸,就把可惡的自由基清光光多棒啊~最近……」

婦人羞澀地道個不停。


太成熟的魔法可不行啊……果然還是要找國高中生呢。

+

[微小說]吸引力

「我發現一個現象:當我滿腦子都是對方,對方就會對我冷淡;當我滿腦子都是別的事,對方就滿腦子都是我。」

「這代表平常的你比較有吸引力吧。」

「那喜歡對方的我就不可以了嗎?」

「可以啊,但要節制,平常心。」

「這就代表我不可以喜歡人啊……」

「會嗎?你對我很平常很冷淡,我還是喜歡啊。」

「是嗎,這樣啊……欸、等等!你的意思是?」


+

[丙丁]

by 梨子熊

+

[微小說]輕巧的假面

他說不想再愛和被愛了,以為人大了、老了,血濃於水的情能消渴點。當彼此都沒心思去經營感情,很長一段時間自然漸行漸遠。就算一方硬抓著不放,也只能配合的演戲,裝作原有的感情還在,見了面亦能寒暄,但都是客套,淡了就是淡了,得重新再磨。為何那人總是投機地要他愛,輕巧得到他的愛,讓他聽話?回想起來,從小到大,見面時總在教訓,厭東厭西,沒什麼好事,幼時他以為所有的父母都是這樣,長大才曉得不是那樣,想大聲說「不適合,我們就是不適合」,哭哭啼啼地逃離家,逃到社會,卻發現處處充斥著這樣的人。幾年下來,他成了成熟體面的人,輕巧的回家,輕巧的吐著工作苦水,輕巧的撿起積塵的親情,輕巧的沒有任何感覺。

+

[CD]D時常過不了自動門

D時常過不了自動門,他自忖是掌握不到節奏感,或停留時間過短,高大挺拔的他才無法被感應。他養成習慣,過門前先探手揮幾下,以利門迅速反應。某一回在超商這麼做,迎面進門的女孩傻了,頓了一秒,含羞地向他回揮,D當下羞恥極了,卻又感到一絲人情溫暖,女孩後頭卻冒出一名中年男子,嚴肅朝他單手比槍,D做出被擊中的後仰踉蹌……「爸、你幹嘛啦!」


-

小D其實桃花運不錯的,但就是沒好下場(幸運E)

C是他人生唯一的好桃花

小D心靈受創,回家讓C學長呼呼


+

© 軼聞青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