軼聞青年

這裡放2014年後的小說創作。
善用【歸檔】始可觀覽全部文章。
-

[微小說]魚與釣竿的故事

幼稚園裡,兩個小男孩打架了,老師將兩人叫了過去。
「小朋友,有聽過一個故事嗎?很久以前有兩個饑餓的人,他們在半路上得到了神的恩賜,拿到了一根釣竿和一簍鮮魚。其中,一個人要了那簍魚,另一個人則要了那根釣竿。猜猜他們後來怎麼了?」
「我要魚!」
「笨耶、我要釣竿!」
老師搖首失笑:「好吧。假如你們是他們,你們現在拿完東西就分開了,猜猜之後會發生什麼事?」
兩人忽地指著對方的臉,異口同聲地說:「他會餓死!」
老師嘆了氣,拍了兩人的背:「如果拿了魚,吃完了就會餓死;如果拿了釣竿,還沒釣到魚就會餓死。你們希望自己和對方都死掉嗎?」
小男孩們頓時陷入沉默,好一陣子,老師才從口袋中摸出兩顆糖,各給了一顆。
「知道嗎?假如你...

+

[丙丁]爸爸雙關

「寶貝的弟弟啊,你一天工資多少啊?」

「……你吃錯藥嗎?」

「過年一直縮著看紀錄片,哥哥很寂寞才想買下你的一天啊。」

「說這麼好聽,只是要人開車載你兜風吧。」

「真機靈啊。哈哈,多少錢才肯陪我一天啊?」

「這故事套路我聽過,你當自己是拿出撲滿準備要買下爸爸一天的可憐小鬼嗎?要裝也裝得像一點!」

「哥哥才不裝呢,我有錢,而且買的是春天。」

「春你的大頭!去死!」

沒料到溫文儒雅的老父親正捧著衣服推門而入,三十好幾的孿生兄弟轉眼間停止了嬉鬧,衣服卻已應聲落了一地。

晚飯時,老母親又嘮叨起兄弟倆的婚事,從不插手家務事的老父親驀然放下碗筷,擦了擦眼眶泛出的淚光:「別了、別了。他們倆夠...

+

[丙丁]

by 梨子熊

+

[丙丁]餐桌前的變態們

「人類真的很怪……看到有棵樹倒下了,但果實依舊生長著,便自我解讀過甚,說是人遇到再大挫折都能逆境求生……真是……」
哈哈,講得你不是人類一樣?這是抒情傳統吧……?見物思情之類。不過很浪漫不是嗎?不會一蹶不振,反倒生成更加燦爛的果實……
「就是這樣我才討厭人類……為何教育一而再再而三將人導向『正途』?知道遺傳多樣性、物種多樣性、生態系多樣性嗎?為何人一定得正向思考?總是歌頌『光明』的人格特質呢?不覺得人類過於雞婆又矯枉過正嗎?順性發展不是很好?」
哈哈哈,真難得,阿謙一大早和我談教育,真熱血啊……不過啊,照你這麼說,你應該超討厭哥哥才對啊。我身上滿是讓你憤世嫉俗的優點……唉。
「你也不是人類,所以不討厭...

+

[丙丁]交換身份

小學時代,哥哥一個月總有幾天,要求和他交換身份。
「因為今天很睏很累,哥哥想當謙謙就好,這樣一整天下來就不會有人找我玩。」
「什麼意思……我要跟媽媽說!」
「好啊,你打破碗公藏在花瓶的事,我也會說喔。」
「那明明是歆藏的……嗚!」
「放學我會請你吃糖糖的,乖。」
「……嗚!」
「這麼想吃糖糖啊?那哥哥的份也給你吃吧。」
「嗚……歆很壞!」
那時的他太過靦腆、太不懂得拒絕,因此只能被迫上架。所幸小學同窗人少,大多認識,不會有喚不出名的尷尬發生,而兄弟倆外貌如出一轍,只要言行舉止轉變一下就沒人可識破。課堂上他積極地舉手回答、朝會上強勢地主導一切、下課時統治球場與盪鞦韆……一日下來做了全是不合他性格的事,表面囂張跋扈...

+

[丙丁]哥哥請飲料

不知是天熱與否,他殷勤地帶了手搖飲料請窩在休息室的弟弟喝,見對方哼了一聲才插下吸管,他吹著冷氣說:「阿謙,你知道我這幾天都買這家鐵觀音奶茶,喝了三次,實驗三次,失眠三次,但哥哥我可是喝咖啡也能睡得跟豬一樣的人啊,這家店的茶葉怎麼回事啊?!但好好喝……我一直買一直喝……你喝幾口幫我驗驗咖啡因濃度啊。」後來他差點被弟弟口對口灌死。


+

[AB/CD]如果你的老師掉到水裡了,用你所讀的科系學到的專業知識,能為他做些什麼?

如果你的老師掉到水裡了,用你所讀的科系學到的專業知識,能為他做些什麼?
「……哇,現場即興墓誌銘給水中的老師嗎?(中文系畢業消極人)」
「白癡喔!你大可用中文呼救啊!!!?
(中文系畢業常識人)」
……突破盲點的朋友
 
 

借題發揮一下:
AB君場合
如果你的老師掉到水裡了,用你所讀的科系學到的專業知識,能為他做些什麼?
A:「如果在國外發生,我可以馬上撥電話求救!(外文系畢業)」
B:「A會英文和西文。在台灣呢?」
A:「我……我……可以打給師母……」
B:「外國人啊……」
 
立場轉換。

A:「那B君遇到這種狀況,會做什麼呢?電機系……會用微積分算老師落水角度的斜率和水下面積嗎?或者用工程數學還是電磁學……嗯,...

+

[丙丁]日常

「忘了戴隱形眼鏡?要折回去嗎?」
「不、中港路都塞成這樣……再回去就趕不上課。」
「你怎麼帶課?近視兩三百度不是嗎?眼鏡行多半十點才開吧……」
「投影布幕大字看得見吧?雷射筆大概指一下位置,口頭講課也沒問題。點名則看不清楚好得能循聲辨人。比較該死的是,這樣看不見底下孩子怎麼作怪、上課專不專心!可惡啊,你的眼鏡要是能借哥哥就好,可惜沒度數啊。」
「有度數更不能借吧!我怎麼辦!」
「林家謙,你教書在乎過孩子專不專心、實驗聽不聽嗎?」
「哼,完全不管呢。」
「對吧?知不知道錯了?眼鏡摘下來吧。」
「嗯,……不對、搞什麼啊!?還我!」


3X歲的互動跟6歲時一樣的兩人 (不一樣的是丁長大會意識到自己被拐...

+

[丙丁]想變成一隻狗……被林家謙瘋狂摸摸

「啊~啊,想變成一隻狗……被林家謙瘋狂摸摸。」

「……喂,怎麼有時候你自尊貶值得不可思議?」

「沒辦法啊~哥哥也好想被某個人熱情地摸摸抱抱啊。」

「Shut up!講話再疊字啊!想當狗是吧?過來啊!」

「哼,不要。」

「搞什麼!?」

「就算是狗,也是一隻有尊嚴的狗。」

「……林、家、歆。」

「哇啊──!你手都是狗毛、我的頭髮!衣服亂、林家謙!該死的、味道……很癢……夠了!」

「唔──!你舔我!?你舔我耳朵?!你瘋了嗎!林家歆瘋了嗎?喂、還咬……!」

「哼哼,想跟我鬥……林家謙你太嫩了。」

「搞什麼……都幾歲了……」

「……嗯,林家謙?你還好嗎?……別這樣,開個玩笑嘛...

+

[丙丁]1210上凱道,支持婚姻平權

敘舊時喝了點酒,而他義務性來接不諳酒性的對方。對方玩笑般嫌他說謊爽約,他則悶聲解釋車真的壞了。一手穿過對方腋下,對方默契地以單手環住他的肩頸,穩住了搖搖欲墜的步伐。

他嗅到對方古龍水味不同以往,混著酒氣更顯醉人,忍不住湊近多聞一些;對方醉後嗓音裡混著鼻音,側臉抵在他的肩上,咧嘴笑來像個孩子,完全不似為人兄長。被誘導般,也或許是太過輕忽彼此肢體間的挑弄,他支起下顎吻了對方,等回過神時,對方早已粗魯摘下他的眼鏡,與他熱吻地不可開交……

事後,他恍惚不解自己究竟是加害人還是受害者,對方則不當一回事般討論起沒車該怎麼回家……都忘了他哥哥林家歆是個混帳情聖啊!

「車壞了,那我們怎麼回家?你怎...

+

[丙丁]丙丁雙子(35)的午休對話。

「下輩子啊,哥哥想當一隻自由的布丁狗……」

「……現在的布丁狗不自由嗎?」

「一點也不呢,你不知道他每天都很累人地在推特上耍笨裝傻逗大家歡心。」

「……和你有點像呢。」

「什麼?」

「沒什麼。」

 
--

PS.兩人正吃著布丁

想想這兩個人日常對話如果不談新聞時事或車子手錶電子產品房子他倆專業領域等等 就是非常神秘的幼兒對話 丁基本上很懶得吐槽丙了

如果在丙講蠢話時插入了一名訪客,丙會瞬間切換回優雅知性的教授模式 丁每次都很厭惡的看著wwwwwwwwwww但應該還是會暗爽全世界只有他和爸媽知道他哥這麼好面子

其實不只丙很愛面子 ...

+

[丙丁]哥哥愛偷拍

趁弟弟午睡,偷滑起對方手機,他不費吹灰之力解鎖螢幕,舔唇翻閱起相簿,沒料到映入眼簾的是校犬校犬野貓野貓校犬野貓松鼠粉蝶蘑菇青苔實驗室菌株以及寵物陸龜……其中毫無人影,連張自拍也無。
見狀他忍俊不禁,又擅自對手機及對方俊美容貌起了哀悼之意。一會兒對著鏡頭擠眉弄眼,接著在對方睡臉前做了張鬼臉,才心滿意足回到商學院教課。
那天晚上,他一直等著對方興師問罪,殊不知對方壓根沒發現,他只得掃興當沒一回事。然而就寢的他不曉得,同床的人夜半看著他一連串的自拍,又是氣又是笑,不明白同樣的臉,於他哥哥上怎能幻化的如此可笑卻又可愛。他情不自禁當作沒發現。

 

 

說實在都很自戀的丙丁(35) 
是一...

+

© 軼聞青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