軼聞青年

這裡放2014年後的小說創作。
善用【歸檔】始可觀覽全部文章。
-

[ACCA/尼吉]

自任務結束後,生活平靜地觸不到活著的實感,儘管與奧塔斯兄妹的關係豁然開朗了,安逸卻於心底豢養了渴欲的野獸。他想到吉恩的菸癮,那不帶媚俗、不畏且不迎合他人眼光,純粹而潔淨的欲,他身子裡是否也有呢?

「吶,吉恩,還記得自己何時學會抽菸的?」

「……不記得了。你呢?為什麼總戴著墨鏡?」

出乎意料的提問逗他笑了,掩飾般摘下墨鏡,為對方再斟了酒,眼前因酒精催化地朦朧如霧,卻摸來更為寫實。三十年來十年份的差距下,彼此間心照不宣的好奇已然蒸騰。如今他卻選擇迴避。

「我在想,我該出走一段日子。」

「該?」

「是的,該。」

「是嗎……」對方托著紅通通如棉花糖上暈染草莓醬的腮幫子若有所思,「走之前,要蘿塔烤個派,一起吃吧。」

「蘋果的?」

「嗯,你喜歡的。」

「呵,吉恩,我不喜歡了。」

「怎麼說?」

「沒什麼,就是不喜歡了。」

對方猛然抬頭,飲盡杯裡的酒,便趴伏在桌笑眯了眼。

「呵……你變老實了,尼諾。」

「是啊……」他淡然伸手,以指腹揉了對方璀金的後腦勺,「我不會再暗中看著你們了,照顧好自己。」

不知又喝了多久,對方早已伏案而睡,他仍不間斷地為自己與對方倒酒,喃喃低語啜著:「吶,吉恩,還記得自己何時學會抽菸的?知道我為什麼總戴著墨鏡?如果還醒著,我能告訴你一切在走……知道我為何該走了?知道我為什麼不愛吃蘋果派了?知道你如果還醒著,便知道我為了什麼順理成章的活……吶,吉恩,你們是我三十年來抽的菸,如今我必須戒斷他,才能照你所說『為自己而活』……吶,吉恩,我該怎麼辦呢?」

多麼希望被留下,卻選擇了最不會攔住他的人喝了離別酒,還真是傻啊。

即使掩住扭曲變形的面孔,也遮掩不住如雨的情緒。

對於猜想到今晚結局的尼諾來說,當下倒是真正鬆一口氣了。他離席背起掛在椅側的底片機,背起被他灌得醉醺醺的男人,慢條斯理到櫃檯結清帳單,踏出酒館,冷風倏然掠過他倆的臉。

幸好早把皮外套披在對方身上。他如是想。

「尼諾……」

「……還冷嗎?」

「不是……」

「呵呵……那怎麼了。」

「還是吃……蘋果派吧……」

「不了、真的。」

「尼諾,」

「怎了?」

「好好和蘿塔道別……」

「會的……我會的。」

「尼諾,」

「怎了?」

「我辭職了……」

「……欸?」

「尼諾,你的車能雙載吧……」

啊啊……

想吃蘋果派的是你啊,吉恩。
 
  

fin.

评论(1)
热度(19)

© 軼聞青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