軼聞青年

這裡放2014年後的小說創作。
善用【歸檔】始可觀覽全部文章。
-

[甲乙]橘子紅了

橘子來板橋找甲乙敘舊,正巧甲外出陪乙媽買菜,乙只得駐守在家獨自接待對方,不料橘子卻和沙發上的藍色兔子布偶玩了起來,兩個大男人有了以下對話。

「單哥,我可以帶大小姐出去玩嗎?」

「不行^^」

「可是單哥、大小姐說她想出去玩,你看她的眼睛!」

「……不就一片死水的黑?賴同學,我想你看錯了,單扁扁想在家『安靜的』看電視。」

「單哥、你是認真的嗎……?大小姐有點生氣你不像柯那樣會陪她玩><」

「……賴世雄,我忍你很久了,現在柯建廷不在,少給我裝神弄鬼!」

「單哥別生氣!我是想幫你、我真的懂大小姐在想什麼!大小姐這幾天是不是被塞在機車後座下過……?」

「是柯建廷告訴你的!?不對、這種事我怎麼可能告訴他……就算我是怕雨淋到……喂,解釋一下,你到底什麼意思?」

「大小姐……很生氣……」

「賴世雄,說人話,好嗎^^」

「哇啊、單哥我怕痛──!別掐、咳……咳咳咳。」

「說不說^^」

「啊啊啊!我說我說!就是大小姐想揍單哥的臉四下!四大下!可以嗎……?」

「可以嗎個什麼!……喂,別把我當成柯建廷那種白癡耍!呵呵,我看你挺機靈、挺陰險的嘛。借刀殺人……喔不、是借手打人……想打架我奉陪到底,賴同學放馬過來啊^^」

「欸欸欸欸──!都說了是大小姐生氣!單哥國語不好嗎!?別看大小姐這麼軟這麼扁又笑得這麼可愛(橘子伸手擺弄單扁扁中)……她其實是強顏歡笑喔!她超級生氣!你看她的手都忍不住揮向……(橘子作勢讓單扁扁揮拳砸向乙的臉頰)」

「(乙一手接下單扁扁的拳頭)賴世雄,我警告你,別拿單扁扁當幌子!對我有意見直說就好!吶,趁我還有耐心和你好好談話,把單扁扁放好就滾到一邊去,乖乖等柯建廷回來,好嗎^^」

「單哥好痛、對不起對不起!……大、大小姐說:單哥最近胃不好,不要太常發脾氣。」

「……!?」

「大小姐又說:柯最近很煩惱聖誕節要和你怎麼約……」

「喂、你給我等一下,我……」

「大小姐說:討厭看你們吵架……喔,可憐的大小姐,摸摸她、抱抱她……」

「賴世雄!你給我住手、住口──!」

「其實啊,單哥,你不需要因為羞恥或不想蓋掉柯在大小姐身上留下的味道,就不敢跟大小姐玩。大小姐說她無聊的時候,偶爾能讓你抱一下,這是可以的。重要的是,很重要你要聽清楚……就是不要一直弄哭柯,她說你很常欺負柯。」

「……」

「呃……單哥還好嗎?別、別難過!你也抱抱大小姐吧!」

「……喂。」

「是!欸?單哥什麼事?」

「你是真的……讀得懂她在想什麼?」

「是啊!單哥還是不相信嗎?」

「哼,當然。不然你說說這種事是何時開始的?打從你一見到單扁扁?沒吧,那時柯建廷帶她進教室,你不也把她當布娃娃?何時就學會通靈了?」

「喔,那是因為大小姐不是一開始就有靈魂啊。我是在她……滿兩歲的時候、才聽懂得。」

「兩歲?……兩年前?我和柯建廷剛畢業的時候?」

「對喔,還有我啊,我們一起畢業的啊。」

「我有問你意見嗎^^給我繼續說下去。」

「柯那時候很煩惱、真的要借住單哥家嗎……的樣子,但他又不想和你分太遠……的樣子。大小姐這樣說。」

「夠了、我聽懂了,別再翻譯下去……」

「呃、可是大小姐說了一個很尷尬的事……單哥晚上是不是呃……就是那個……要柯憋著聲音……」

「啊啊啊啊──!宰了你──!」

「啊啊啊啊啊啊──!」

「……賴世雄,你很噁心。」

「單哥?你拿大小姐做什麼!?哇──!你怎麼打自己臉!」

「四大下……一下不缺,行了吧?」

「天啊單哥……你真是男人!男人中的男人──!」

「賴同學,今天算你運氣好,待會兒柯建廷回來,不准告訴他剛才發生的任何一件事,包括你讀得懂單扁扁心思這件事,懂嗎?」

「欸?不說嗎!……啊、痛痛痛、好不說不說!」

「懂了就給我在沙發上坐好,我去切水果。」

「等等單哥!……其實那四下是我自己想的,呃,因為大小姐說討厭說謊的男生,所以呃……我還可以和大小姐玩嗎?」

「……賴……世……雄……先讓我揍個四十下,我再去削水果請你吃啊^^」

「哇嗚痛呃、好痛--!單哥紅了、我手臂整個都紅……啊--!」


待甲和乙媽到家時,橘子已死攤仰躺在沙發上,正臉上蓋著單扁扁。

「殺小?橘子在這邊睡屁啊!欸北七乙你幹嘛?幹嘛不讓拎北動單扁扁?」

「沒啊,我只是覺得,賴同學這麼久沒碰他朝思暮想的『大小姐』,加上他睡覺又怕光(※實際上並沒有),就讓他們這樣共處一陣子不是很好嗎?同學甲,你就好人做到底,讓賴同學好好享受一段美夢嘛。」

「殺小--!?拎北不是很懂、總之就借他一下下單扁扁,就一下下喔。欸過來幫你媽剝洋蔥啦,拎北要炒飯……」




评论
热度(8)

© 軼聞青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