軼聞青年

這裡放2014年後的小說創作。
善用【歸檔】始可觀覽全部文章。
-

[甲乙]抱一下

*有點R注意,請當廣播劇看。

「北七乙,抱一下。」

「吃錯藥啦,同學甲?」

「你不是很鬱卒嗎?回來這麼久都不講話……欸,單扁扁會吸收人類憂鬱喔!」

「……原來是抱她啊。」

「幹嘛!?不爽不要抱啊!啊……跟你講,拎北以後都不會帶她去工作還有玩了。」

「……幹什麼?原來鬱卒的是你自己啊。還想說柯建廷怎會這麼關心我呢。吶,到底怎麼回事?」

「機八耶!拎北是真的覺得你怪怪的才會問你的啊!不講就算了啦!」

「……」

「靠北!衝啥毀……幹幹幹!扯屁衣服啦!」

「放心,同學甲,我會宰了那些人。」

「蛤?!」

「能在你身上留下痕跡的,只能是我。」

「殺小啦!頭殼壞掉喔!」

「……喂……幹嘛打我?我可是要幫你報仇呢。」

「嗚幹!別碰、會痛啦……臭北七你報個屁仇啊!吼、瘀青是拎北練倒立用到的啦!」

「……啊?真的不是單扁扁被欺負,而你去保護她才換來的……?那你幹嘛一副被欺負的樣子啊!真是……嘖。」

「靠北喔!就這麼希望拎北被人弄喔?!」

「好好好,我道歉。不過你總該解釋清楚吧?」

「啊就……看到以前的照片啊、臉書那個自動跳出來的、殺小的……單扁扁剛出生的時候,真的很澎又很藍……拎北就在想:是不是一直帶她出去,她才會被扁變皺變髒的……然後……」

「你有把這些,和其他人說嗎?」

「幹、當然沒有……拎北才不想被笑!」

「是嗎?那就好……你哭的樣子太醜了……」

「機耶……那你不要碰、啊……」

「柯建廷。我啊,不像你這麼愛哭,但我……唉,算了。」

「幹、講清楚啦!」

「你要知道:如果不是你帶單扁扁出去玩,那麼她就只是一隻普通的兔子,死著的娃娃……不覺得雖然她沒那麼新和漂亮了,但比起其他隻,她更像是活的嗎?」

「可是你明明、很常嗆她啊……奇怪耶、拎北不懂你啦……」

「唉,到現在你還不認識我啊?……總而言之,我單宥良好歹是單扁扁的爸爸吧?誰弄她,我就宰誰,懂了沒?」

「唔……!嗯!」

「看起來你懂了……呵呵,知道為什麼我不回來不想說話嗎?因為我想抱你啊……」

「嗚、哈啊……幹、痛痛痛……摀屁嘴巴、幹!賣安捏……」

「回來脫到只穿一條四角褲晃來晃去,怎麼想都是你的錯吧?」

「……幹喔!衣服是你脫的好嘛!啊拎北驚熱你又不是不知……嗯!」

「我很喜歡……你要閉著眼抱緊我的時候……
更喜歡……你抱著我……睜眼滑下眼淚的時候……」

「馬的……是不會早說……你喜歡抱抱喔……」

「……喂喂,我是喜歡抱抱,不是咬咬吧?」

「哼!……喔幹!」

评论
热度(3)

© 軼聞青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