軼聞青年

這裡放2014年後的小說創作。
善用【歸檔】始可觀覽全部文章。
-

[短篇]K先生知道我喜歡他

  這世界病了,連暗戀人都沒有權力。

  K先生知道我喜歡他,因而在我面前耀武揚威,可我並不想讓他知道。

  接連幾日他在店裡繞著我打轉,三番兩次明示或暗示的要我攤牌承認。

  我他媽的就剖開心給你看啊──!

  看啊!

  那滿滿的愛都是你的!

  然後呢?

  我沒說要送你啊!

  ……能夠這樣叫他滾,該有多好?

  K坐上吧台區,翹著二郎腿,趾高氣昂說店裡播的音樂不適合我,爵士樂才襯得了我。沖著他的咖啡我裝作沒聽到,別過頭要朵兒送餐到三號桌。他大概是感到碰壁了吧,姿態不再那般倨傲,放下腿且十指交叉,兩隻姆指打轉個沒完,那是他隱忍不安時會有的動作。

  「先生,你的卡布奇諾。」

  想必是對我的冷淡有所不滿,對著卡布奇諾,他看似欲言又止,半晌才執杯輕啜了口,而我早已沖起下一杯咖啡,朵兒則回收一號桌吃盡的空杯空盤,便來到我身旁做起三明治。

  「店長、你還好嗎?」

  「放心,我沒事。」

  我們不帶聲色地在菜單背面的空白筆談,然後相視而笑。K卻放下咖啡杯,撞出一聲鏗鏘。

  「……你為什麼不理我?」

  他齜牙咧嘴的,全然不像三十多歲暢銷愛情小說家該有的樣子。猶記他作者簡介上他青澀卻滿是雀躍的笑容,以及簽名會上為我署名時的瀟灑親切,那都去哪了?

  「先生,因為我們不熟。」此時此刻,請原諒我還是潑了您冷水。請您將這份無助無奈發洩到下一部作品裡面吧。

  「你、為什麼!為什麼不看著我說話?為什麼不想跟我交流多一點?難道你不想多認識我一點嗎?我不懂你啊!」

  我喜歡K,僅限於讀者對作者的憧憬與感謝,不夾有任何男女私情,更何況我和K一樣都是男人,實在不懂這男人到底在想什麼。

  「該怎麼做、你才……願意和我交朋友!」

  在我一聲不吭將咖啡端到四號桌前,他拉住了我,當下他的大嗓門讓朵兒及臨座客人紛紛將目光轉移在我們身上,被注視著的我感到天旋地轉,好聲好氣要對方住手,咖啡就要翻了。

  「那好、你回來再幫我沖你平常給我的特調,還有一塊蒙布朗。」

  「……你卡布奇諾還沒喝完吧?」

  「別管,照著做就是了。」

  「好好好……」

  接下來幾日,他依舊天天蒞臨本店,始終這麼的大牌又不懂人臉色。對此我不禁懷疑起他小說人物中應對時的細微精巧是哪來的?我對他有著偌多疑問。

  「先生!請別在店裡這樣!」朵兒的喝斥連忙讓我回過頭,只見那人竟大剌剌地在店內玻璃落地窗上寫起字來。

  「別吵!我的靈感要飛遠啦!」

  這是我的店還是你的店?我差點就舉起菜刀衝了過去!然而我沒這麼做,因為他在寫詩。

  「給你的!為你和你的店寫的!其他人都沒有!」

  他得意地哈哈大笑,當朵兒及見義勇為的客人們要撲上前制止他時,我在吧檯大喊不要,所有人都踩了剎車,K也被嚇得舉起雙手並丟下筆。

  我上前要他馬上離開並保證對此不追究,也對店員及顧客彎腰致歉,並宣布提早一個鐘頭打烊,以便好好整理環境。

  K想必自知理虧,沒做任何反抗便低頭認錯了,且他向眾人發誓不再來鬧店,灰頭土臉走了。朵兒則安慰我白板筆的筆跡很好清除,要我喘口氣別苦著臉繼續受氣,我笑著提醒她冰櫃裡的蛋糕別忘了帶走。

  等夕陽照入僅剩我一人的店裡時,凝視他留下的文字,我掩不住落淚的衝動,在窗前逕自跪了下來。

  隔天我面不改色為氣勢萎靡的他沖了他的特調,不一樣的是,這次夾帶了張紙條,裡頭寫道「我喜歡你的文字,就像你喜歡我的咖啡一樣,彼此尊重一下吧,這樣朋友才好當」。

  從他當下給我的表情,就知道K先生喜歡上我了。



评论(3)
热度(6)

© 軼聞青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