軼聞青年

這裡放2014年後的小說創作。
善用【歸檔】始可觀覽全部文章。
-

[甲乙]誰打拎北的頭

傍晚,甲帶著傘接乙,沒想到奔到捷運站時雨卻停了,他把沒用到的長傘塞入背包,提議順路買杯果汁給乙媽。一路上乙搶飲著甲的柳橙汁,甲搶食著乙的炸魷魚,三番兩次,後腦勺沒來由捎了一重擊,惹得甲不開心地抓住乙的手掌:「幹嘛偷打拎北的頭!」乙先是睜大眼睛,眼裡的笑意冰冷地令人發寒,只見他輕鬆掙脫甲的箝制,反掐住甲的手腕:「我一手拿著媽的芭樂汁,一手吃著魷魚,同學甲你作夢啊?」

甲啞口無言,打哈哈地要乙別生氣,心裡卻依舊疙瘩著。「……幹!很痛耶!」這回甲當機立斷回過頭,三兩路人被他怒視地莫名其妙,進而繞了道,甲頭皮發麻,牽住乙的手:「幹、北七乙!一直有鬼在打我……幹、超噁的!真的不是你吼!?」乙察覺到不對勁,摸了摸對方的頭,不動聲色觀察起四周動向,卻毫無異狀:「放心吧,真有鬼,也會被你的頭給臭跑的,」說話的同時,補了輕輕一計拳頭:「嘖嘖,同學甲,你該洗頭了。」

甲掩住自己後腦,臉紅脖子粗的辯駁自己兩天洗一次頭就夠了,眼看恐懼已然消失無蹤,乙滿意地撫平甲弄亂的髮,又用魷魚塞滿甲的嘴:「吶,在這裡等我一下,我也去買杯飲料。」甲來不及嚥下食物,乙便一溜煙跑遠了。

暗巷裡,乙揪住男大生的領子,將對方甩到水泥牆上:「……這麼大了,用橡皮圈射人很好玩嗎?」男大生泛著冷汗吐吐舌頭,輕浮地求饒:「拜託、只是不小心射到一下頭!有必要這麼誇張嗎?」乙一拳重打在牆上,牆上震出深沉的一聲:「你確定……只是一下嗎?」男大生被這怵目驚心的眼神和口吻給嚇軟了腿,終究心服口服地道起歉來:「我、我我發誓……就不小心射到一次而已啊!不信大哥你可以問問那邊幾個啊──!我們都在一起的……!」

乙凜冽的往身後那堆鼻青臉腫的「屍體」一看,幾人擠出最後一份力,猛然點頭。「……」乙霎時鬆了手,男大生癱倒在地上。「呵呵,我懂了,那現在沒事了。」乙自顧自地將手拍拭而淨,便俯視著地面上面露茫然的眾人,笑容可掬丟下最後一句話:「有緣都不准再讓我見到你們──如果想在台北混四年的話。」

「靠北喔……!龜喔你!慢死了!」「抱歉啦同學甲,黃金烏龍好喝喔~」「幹喔、哈哈哈……五十嵐人很多喔?臭北七快走啦,雨又開始再滴了!」甲扭過頭,欲往背包抽出備用傘來,登時卻停下動作,僵持在原地不發一語。「嗯,怎麼啦?還不快給我傘?雨珠越來越大了。」

見乙搶先一步抽出那把鵝黃長傘,甲轉身抱住乙,仰天大笑:「幹啦……拎北懂了啦!不是鬼、是那支雨傘在打拎北的頭啦!哈哈哈哈智障死了、嚇死拎北了啦哈哈哈哈!」乙少見的沒調侃什麼,莞爾地一掛著飲料的手撐開傘,另一手則攬住懷裡的人,不讓他給雨水染上。


评论
热度(6)

© 軼聞青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