軼聞青年

這裡放2014年後的小說創作。
善用【歸檔】始可觀覽全部文章。
-

[甲乙丙丁]出櫃

三十好幾的丙,不僅在課堂上表現十分有熱忱,下了課亦非常關心學生。「失戀啊,乃青春必經之痛吶!讓夾心餅哥哥想想……我知道妳下一個對象在哪。」丙翻起LINE的聯絡人名單,仔細推敲「單身、性格直率、不擅說謊、熱情活潑、富有童心、喜歡甜食、不排斥可愛的布偶、年紀約二十出頭的男性」,從中鎖定出一個名單。然而在發送訊息前,他卻止步了,反倒LINE了對方的「大親友」:

「單同學,不好意思打擾你啦。我是林家歆,家歆丙夾心餅。有件事情想和你確認一下:事情是這樣的,有位小你們三屆也就是財金106屆的女孩最近情路受挫,告白遭拒,傷心欲絕,老師想安慰她,也希望她能覓得好情緣,而我從她的性格及喜好中,聯想到了柯同學。在我的印象中,柯同學大學四年至出社會這一年多來都沒有交往對象吧(笑)老師覺得柯同學雖性情大剌剌的,但也十分純真可愛呢。不知道他是否願意和她認識一下呢?不介意的話,能從LINE上面認識彼此。另外,聽說柯同學因工作緣故,目前寄宿單同學位於板橋的家,很巧的是女孩她也住板橋,平均兩週會回家一趟,若想直接當面認識,也是可行的喔。不知道你能否替我打探一下柯同學的意願呢?還有能否傳一張柯同學的近照過來呢?老師在此先謝謝你了。」

此段訊息一傳便顯示已讀,然而過了將近三個鐘頭仍沒有收到回覆,丙不由得緊張地執著手機不放,丁見狀忍不住問了,丙便把事況從頭到尾解說了一遍。

「哼,都不知道你還兼職當媒婆?與其問那個摸不清底細又難搞的黑心小鬼,不如直接問帶兔子的紅毛小鬼吧。」

「哈哈,你怎麼都這樣稱呼單同學和柯同學啊!好歹該記下他們的名字吧。哥哥之所以不直搗黃龍,就是因為了解柯同學多純真、多純情啊,要是直接問了他,他肯定會興奮暴走、表現失常吧,這可不行吶。感情這事,還是找比較細膩(但有點可怖)的單同學幫忙比較好。」

「也是……但看來黑心小鬼不太領情呢--已讀不回。」

「是啊,真糟糕。也許我打得太倉促、欠失禮數了。我來想想怎麼瓦解尷尬好。」

就在丙苦思起用詞時,手機竟捎來了乙的回覆:「晚安教授,抱歉因事耽擱而遲回您了。同學甲他大概作夢也想不到您會好心幫他另尋良緣吧(是的,他已經睡了,正在我身旁作著夢呢),在此我先替他謝謝您了。但說來慚愧,其實同學甲他人雖看起來不怎麼像樣,不過早有對象了(笑)對方還是您我都相當熟識的人呢(笑)礙於一些不好意思的因素才遲遲沒有公開……總而言之,對您不好意思,也勞您費心了。最後祝那位學妹能尋得好對象。」

不知為何,丙感受到富禮貌性的字裡行間中,彷彿藏了針。丙搔撓臉頰,莫名捏了把冷汗。

「哼,這段話還真有他的風格啊--說什麼紅毛小鬼有對象,騙人的吧?懶得幫忙牽線又這麼迂迴道歉,哼,噁心。」丁擺出像是聞到臭味的表情,厭惡地扯過丙壓在身下的棉被,平均蓋在兩人身上。

「哈哈,也罷啦。這樣我也不用再花心思想著要回什麼了,你要睡了那我關燈啦。」
正當丙下床套上室內拖鞋,手機再次傳來新訊息震動聲,丁緊蹙眉頭代他看了,丙則到門口關上燈。

「Oops……Shit!」黑暗之中傳來丁的驚呼。
丙一頭霧水,摸黑爬上床:「怎麼了?」

丁沒有回答,丙亦看不清對方是以如何難看的表情將手機交回他的手中。

「……這……這是?」
聊天紀錄中,傳來了一張照片,點開來看,是蓋著棉被,但依稀看得出上半身袒露且正熟寐中的棕紅髮青年,近距離之側拍。
【抱歉、傳錯了(笑)但這也算同學甲的『近照』吧。只不過好像太近了呢(笑)】

伸手不見五指之下,丙丁兄弟默契似的面面相覷了良久……

 

「诶--?诶……!?原來你們早就是這種關係嗎--?!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一起在北投進行溫泉之旅時,就是了嗎?還是更早之前……?這什麼狀況……」

 

丙隔天發了訊息給甲:「節哀。保重。教授祝福你。」

甲在衣櫃深處清出冬季蓋的厚棉被時看見了訊息,一失手就被棉被堆壓倒在衣櫃之中:「幹……!傳這殺小啊夾心丙?!」

乙一把拉出棉被,將甲救了出來:「呵,出櫃再說吧。」


评论
热度(8)

© 軼聞青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