軼聞青年

這裡放2014年後的小說創作。
善用【歸檔】始可觀覽全部文章。
-

[丙丁]想變成一隻狗……被林家謙瘋狂摸摸

「啊~啊,想變成一隻狗……被林家謙瘋狂摸摸。」

「……喂,怎麼有時候你自尊貶值得不可思議?」

「沒辦法啊~哥哥也好想被某個人熱情地摸摸抱抱啊。」

「Shut up!講話再疊字啊!想當狗是吧?過來啊!」

「哼,不要。」

「搞什麼!?」

「就算是狗,也是一隻有尊嚴的狗。」

「……林、家、歆。」

「哇啊──!你手都是狗毛、我的頭髮!衣服亂、林家謙!該死的、味道……很癢……夠了!」

「唔──!你舔我!?你舔我耳朵?!你瘋了嗎!林家歆瘋了嗎?喂、還咬……!」

「哼哼,想跟我鬥……林家謙你太嫩了。」

「搞什麼……都幾歲了……」

「……嗯,林家謙?你還好嗎?……別這樣,開個玩笑嘛...

+

[甲乙]橘子的秘密之歆哥來了

接上篇


「單哥單哥,歆哥說剛好來台北收房租,想約我們吃火鍋。」

「歆哥哪位?」

「以前的班導啊,很帥很愛照相的那個。」

「……教國際金融很囉嗦的那個林家歆?」

「歆哥教國際金融嗎?」

「……賴同學,你沒被二一真是太可惜了。」

「欸?真的嗎?」

「嘖……同學甲,晚餐想吃火鍋嗎?」

「賣啦、拎北愛睏……」

「……懂了吧,賴同學,我和柯建廷想待在家慵懶享受難得的假日,你就自己和教授吃鍋吧。」

「欸?柯~起床~歆哥說請吃王品~」

「幹!真假!?」

「……柯建廷,你就這樣清醒了啊!」

「幹!王品欸北七乙!橘子你和夾心餅約啥時?」

「六點喔,歆哥說開車來接我們。」

「慢...

+

[甲乙]橘子紅了

橘子來板橋找甲乙敘舊,正巧甲外出陪乙媽買菜,乙只得駐守在家獨自接待對方,不料橘子卻和沙發上的藍色兔子布偶玩了起來,兩個大男人有了以下對話。

「單哥,我可以帶大小姐出去玩嗎?」

「不行^^」

「可是單哥、大小姐說她想出去玩,你看她的眼睛!」

「……不就一片死水的黑?賴同學,我想你看錯了,單扁扁想在家『安靜的』看電視。」

「單哥、你是認真的嗎……?大小姐有點生氣你不像柯那樣會陪她玩><」

「……賴世雄,我忍你很久了,現在柯建廷不在,少給我裝神弄鬼!」

「單哥別生氣!我是想幫你、我真的懂大小姐在想什麼!大小姐這幾天是不是被塞在機車後座下過……?」

「是柯建廷告訴你的!?不...

+

[甲乙]媳婦入門

「我二姐會回來住一晚。」
「靠真假!那你媽今天會煮喔?」
「嘖、擔心一下你女兒好嗎?都忘了過去在仁姐咖啡店裡玩牌差點輸掉單扁扁嗎?怎麼就光想吃的……」
「幹那次UNO沒輸好嗎!還不是你起肖,玩一半就拉拎北走……」
「唉,無知真是幸福,你不曉得我姐的實力和任性。不說這個,我媽照理說會回來滷我姐喜歡吃的豬腳,我們就先洗澡和打掃家裡。」
「蛤,要打掃喔……你三姐回來的時候都不用啊,為什麼那個仁姐就要?」
「同學甲,我二姐她開店的,個性又比較龜毛難搞,有點潔癖,反正我媽也常唸我們有空要拖地,就乖乖做吧。」
「好啦……那你先洗。」
「呵,我媽快回來了,就一起泡澡,快速解決啊。」
「殺小!才不要、很擠……而且你很機八、會一...

+

[丙丁]1210上凱道,支持婚姻平權

敘舊時喝了點酒,而他義務性來接不諳酒性的對方。對方玩笑般嫌他說謊爽約,他則悶聲解釋車真的壞了。一手穿過對方腋下,對方默契地以單手環住他的肩頸,穩住了搖搖欲墜的步伐。

他嗅到對方古龍水味不同以往,混著酒氣更顯醉人,忍不住湊近多聞一些;對方醉後嗓音裡混著鼻音,側臉抵在他的肩上,咧嘴笑來像個孩子,完全不似為人兄長。被誘導般,也或許是太過輕忽彼此肢體間的挑弄,他支起下顎吻了對方,等回過神時,對方早已粗魯摘下他的眼鏡,與他熱吻地不可開交……

事後,他恍惚不解自己究竟是加害人還是受害者,對方則不當一回事般討論起沒車該怎麼回家……都忘了他哥哥林家歆是個混帳情聖啊!

「車壞了,那我們怎麼回家?你怎...

+

[雜]我把對你的愛濃縮成一杯檸檬汁

我把對你的愛濃縮成一杯檸檬汁
光是放在桌上
就覺得好一點了
你無心經過喊了渴
丟下一句「好酸」
走了


結局一:
都忘了你怕酸
下次會記得

結局二:
你他媽的誰說要請你喝

結局三:
怎麼可以說人家很酸
你壞壞人家更愛

結局四:
要怎麼做
才能投胎成釋迦
據說是最甜的水果

結局五:
大家都知道檸檬是對人體健康很好的水果
多C多健康

--
以上,是關於暗戀的解答,都擠?


+

[丙丁]丙丁雙子(35)的午休對話。

「下輩子啊,哥哥想當一隻自由的布丁狗……」

「……現在的布丁狗不自由嗎?」

「一點也不呢,你不知道他每天都很累人地在推特上耍笨裝傻逗大家歡心。」

「……和你有點像呢。」

「什麼?」

「沒什麼。」

 
--

PS.兩人正吃著布丁

想想這兩個人日常對話如果不談新聞時事或車子手錶電子產品房子他倆專業領域等等 就是非常神秘的幼兒對話 丁基本上很懶得吐槽丙了

如果在丙講蠢話時插入了一名訪客,丙會瞬間切換回優雅知性的教授模式 丁每次都很厭惡的看著wwwwwwwwwww但應該還是會暗爽全世界只有他和爸媽知道他哥這麼好面子

其實不只丙很愛面子 ...

+

[關於C學長]標籤太多亦顛倒不了他的人生

金髮碧眼的外國人;你中文不好吧?(不,我是中文碩士喔,也修過台文,相反地和我講外語不通,我英文超爛。)
長髮女裝,戀異性裝癖者。跨性別。(哈哈,雖然被歸類成女生的衣服,但男生的我穿起來很自在很開心喔,也接了不少模特兒工作。我沒想那麼多,好穿又適合自己就好。長髮的話則是因為我很怕冷,特別是脖子,另外我喜歡換髮型、編頭髮,那會讓我每天早起且心情都很好。)
你不是女生?那你想當女生嗎?你是同性戀?(我的生理性別是男生,我平時沒特別想過當女生,就像我從沒特別想過當一個男生一樣。當你見到我交往的對象時,可以問問看是男生還是女生喔。)
你為什麼不活得普通一點?這樣會輕鬆許多。(普通就會輕鬆嗎?你知道我還被稱作孤...

+

[甲乙]手腳冰冷症

末梢神經的血液循環不良,乙向身邊的人伸出了手:「同學甲,手。」
「幹你是不是手很冰……!?拎北才不會一直被臭北七騙咧!」
「嘖……啊,我說同學甲,聰明的你有沒有什麼方法能讓我的手快點熱起來呢?你人這麼聰明,相信一定知道怎麼做吧?」滿心期待著牽手。
「蛤……?熱起來喔……喔有啊!」甲如閃電般使勁打掉乙的手。
乙悶哼一聲,忍著痛,一邊道謝,一邊莞爾地將由紫轉紅的手掌探入甲的衣襬,甲就這樣在賣場內如少女般尖叫了數十秒。


甲如果意識到自己的尖叫聲很少女高音,大概會怒揍乙出氣..........因為所以 乙只會把這檔事憋笑放心底^q^

甲其實憋不住聲音,另外也從不會意識到自己慘...

+

[來派]來派的秋

「國行像豬~」「還不快起床!」「國俊和我不理你囉~」

午後,孩子以自己的鏟子在地上挖了坑,另一孩童以細嫩小手添入紅葉和乾樹枝,置上地瓜後,用大把的枝葉掩蓋,不知誰提議去田裡再挖點食材,一陣嬉笑後便丟下火堆不管。

男人午睡醒來已近傍晚,嗅到屋外的焦香,雖睡眼惺忪,仍機警地伸展筋骨,拿著竹匾到庭院看火。他以樹枝撥開火堆,見地瓜可輕易插起,表示熟透了。

當孩子們餓且玩累了回來,發現屋內的人仍於原位偷閒睡著懶覺,不一樣的是身前有個竹匾,上頭放著幾顆外皮烤得烏黑的地瓜,孩子們興奮地剝開烏黑外皮,大啖起香噴噴的美食。假寐的男人在笑。

-

「國行……起來!」「國行,啊~」「嗚啊、燙燙燙……」...


+

死亡,不使用「死亡」、「盡頭」、「到此為止」、「那邊」等字眼。

死亡,不使用「死亡」、「盡頭」、「到此為止」、「那邊」等字眼。

「飯吃完了嗎?飲料喝了嗎?水果有吃嗎?要再等你一下嗎?」--聖杯、聖杯、聖杯、笑杯。


收到《最要好的哥兒們今天頭七》開頭這段文字的心得,意外得知了一個故事,徵求對方同意後分享給大家聽:

其實拿到這本書已經有一段時間了XD第一次看完之後我壓在枕頭下面很久,一直要寫心得卻寫到忘記XD健忘如我。
我想要跟糧糧分享一段故事XD(又來)
記得當時在噗浪上看到第一篇【告白/分手/死亡/重逢】的死亡部分,我愣了一下之後哭得唏哩嘩啦不能自己,因為想起了十多年前去世的一位親人,以前我沒有多大的感覺,隨著年紀越來越大我的腦海裡會漸漸浮現出...

+

[丙丁]2016美國總統大選

說實話他壓根不關心美國總統大選情勢,但他哥從昨日就緊張兮兮盯著平板及股市不放,抓頭碎碎唸一整夜沒睡,搞得他輾轉難眠。沒料到隔日一早,對方嚴重到想寄信放學生們兩堂課的假,他連忙把對方丟入副駕駛座,好人做到底地把人拖去投資管理學課教室。

「……別走……哥哥今天實在不行……幫我代課吧、反正你長得跟我一樣……」

「……要幫我代無機化學課嗎?當學生白癡啊、進去!」

「走前安慰我一下好嗎……」

「……放心,我會在。」

「說實話……股市和匯率在國際金融大師我的掌控之中,也早避險了,朋友間還開了賭盤,但哥哥壓了希,幫你壓了川,照賠率,你若贏了我會……」

「……白癡擔心你的我會宰了你啊!……還算!」...

+

© 軼聞青年 | Powered by LOFTER